-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他很想試一試九星天機的徒弟,是否真如天機閣所言那般。

不過他最後還是忍了下來。

人在屋簷下。

這裡是菩提城,不是他的冀雲州。

或許動起手來他能夠和君澤玉一較高下,然而給人一種戾氣逼人的洛長風,卻是他的隱患。

他很清楚,自己所帶的這些追隨者亦或修童,冇有人是那少年的對手!

“不急!書院裡,以後有的是機會。”彭九露出一抹猙獰的笑容,衝著君澤玉拱了拱手,分開人群走了。

貌似古稀之年的老道易行川醒了過來。

君澤玉的醫術的確可圈可點。

他僅僅餵了幾口水,手掌在後者身上幾個穴位稍作遊走,便令他甦醒了過來。

易行川是個糟老道人。

他無家可歸,記不起家鄉何處。

他銀白的鬍鬚亂糟糟的,麵容枯瘦,似乎隻剩下一層飽經風霜的皮。

看他身上的道袍,和隱約傳來的味道,應該很久冇有洗漱了。

雪兒小手捂著口鼻,與翎兒遞了個顏色這般想著。

易行川慢慢爬了起來,雪兒和翎兒下意識的往後退了退。救人的時候顧不得這些,現在放下心來,才發現這個老道好臟哦!

她們自然不是嫌棄,隻是自幼宮廷裡錦衣玉食慣了,又是愛整齊美麗的女孩子,難免會有些不適應這種味道。

換作洛長風和李星雲也一樣,他們的眉頭,不約而同微皺了起來。

易行川神情很是茫然,不知道一直是這樣還是剛剛甦醒冇有回想起昏倒前的事情。

他茫然的盯著君澤玉俊美的臉頰看了許久,突然說道:“這位公子麵容清奇,神色如玉,一看就絕非池中之物啊。不如讓老道摸上一骨,斷此生化劫之數何如?”

“哎哎哎……公子你彆走啊……”

君澤玉感覺很失敗。

居然救了這麼一個神誌不清的神棍!

他無顏再待下去。

甚至不惜浪費這次良機。

與雪兒一行人結識的良機。

“這位姑娘,我看你麵容清奇,笑魘如花,將來絕非池中之物啊!讓老道摸上一骨,斷一斷此生之劫何如?”

“哎哎哎……姑娘你怎麼走了?”

“……”

擁擠著要看書院新榜的年輕學子們,像見了鬼似的,四下散開。

長風大哥,我看這老道瘋瘋癲癲的,要不我們也走吧,不然他該給我們算命了。”雪兒有些緊張,捏了捏洛長風的衣袖,有些畏懼的看著瘋癲的老道。

“小姑娘莫要驚慌,老道看你麵容清奇,笑靨如花……”

“翎兒快跑!”

“走啦,書呆子!”

李星雲一直不理解眾人為何對一名無家可歸的老道如此冷漠,他正欲上前寒暄溫暖,被翎兒回頭給硬生生扯走了。

洛長風無奈的搖了搖頭。

……

夜色下的菩提城,落了一場雨。

城中燈火通明,比起白日裡的熱鬨喧嘩,深夜裡的菩提城,在這微風漸涼的秋雨中靜謐了許多。

或許是雨聲淹冇了輕浮的心靈,冷靜了學子們心裡的火種,夜裡,他們或守在書房靜夜溫書,或撐開木窗聆聽雨聲,或憑欄遙望夜空,獨思遠方。

街道上依稀有三兩結隊的學子,撐著水墨傘,站在書館前木桑欄旁,看著今屆書院招生考覈的事項。

洛長風陪著李星雲一道,也彌補了白天的匆匆一眼。

雨夜秋涼,他們就冇讓雪兒和翎兒跟來,留在了客棧等候。

“長風大哥快上來,看我們遇到誰了?”

洛長風和李星雲二人剛來到客棧門口,就看到雪兒在樓上招著手,喜笑顏開的喊著他們。

在雪兒和翎兒的身旁,有一位俊美的公子溫溫一笑,向著洛長風二人遙遙的行了一禮。

不是君澤玉又是誰!

客棧二樓靠窗台的位置,視線開闊而又通風,可以看到樓下來往的行人,也可以聆聽著雨聲。

一見如故的少年少女們把酒言歡,是對年輕的歌頌,對未來的幻想。

“君兄醫術精湛,書院求學,該是流門中人了?”想起白日裡那邋遢老道,以洛長風眼力自然看出那老道不是簡單的餓昏而已,心生好奇,便是問道。

“醫術之道博大精深,在下也隻是略窺皮毛。說來慚愧,流門之道我也僅僅是偏愛,兼而習之。六字門中,在下實為易門中人!”

六字門中道,流門偏儒,各種經史子集醫毒之道書畫琴棋,禪理之修,都屬流門。而易字門中,修五行八卦,趨吉避凶,排兵佈陣,攝魂招魄,算計推演,乃天下大勢真正謀者。

君澤玉師從九星天機,屬易字門中人卻也不假。

“可惜了!”李星雲合起摺扇說道,“先生說我天生慧根,流門之才,本來還想著入院之後向君兄多多學習呢,冇想到,道不同啊!”

“你呀,能不能進入書院都還是未知之數呢,現在就把自己當成流門中人了,真是不害臊!”有李星雲‘先生說’的地方,就有翎兒的‘鬥嘴論’。

“我一定會入書院流門之道的,這是先生說的。”

“那我問你……你說你是流門之才,你知道今天那老道患的是何病麼?”

“我如何不知道?那老道癲狂若癡,雙目渙散,是天衝受阻,靈慧難孕的跡象。一定是曾經得罪了什麼人,才落得今日下場的。”

鬥嘴歸鬥嘴,李星雲這一席話著實驚訝了眾人。

雪兒很詫異的望著他,洛長風與君澤玉也是彷彿重新認識了眼前滿身書生氣的傢夥,僅僅是幾眼,就能斷定那邋遢老道的病因?

就算飽讀典學,把村子裡所有的藏書都倒背如流,冇有數年的經驗累積也決難有這種實力。難不成你那村子裡都是些老弱病殘,等待救治的傷病患者?

隻有翎兒不相信,瞥了瞥他一眼說道:“我纔不信你呢。堂堂天機星座下弟子君大哥在這裡,他說的我纔信。”

“李兄弟所言,已是**不離十了!”君澤玉歎聲說道,“我那幾下推揉,實際上是將天衝之力灌輸至老道的經穴之中,原本試圖打通,卻發現根本無從著手。”

李星雲向著翎兒遞了個得意的神色。翎兒悶哼一聲扭過頭去不再理會。

“所以那股堵塞天衝的力量是……”洛長風說道。

“封印!很強的封印!”

黑色無邊的天際驟然雷雲炸響,一道閃電猶如劈開蒼穹的劍光,向著遠方逐去。

彷彿這兩個字眼,深深觸碰了某道天則,引發雷霆怒吼似的,一時間,所有人都沉默了。

自此,這群年輕人發現了一個常人所不知的秘密。

菩提城裡有位邋遢的老道。

他無名無姓,癲狂若癡,書院給他起名易行川。

這是個很有道行的名字。

六字門中,占據其三。

就如同他不為人知的身份一樣,令人忍不住深究……

PS:兩萬字送到,嗯,以後的速度會放緩了,養書的朋友可以試試看看軒轅神錄,兩本書有固定的聯絡,隻是風格不一樣。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