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不得不說,如果暗中佈置這場伏殺的主謀者在此聽得君澤玉這輕描淡寫的兩種推斷,一定會感到非常震撼,然後會開始謹慎起來。

那群刺殺雪兒與洛長風的殺手當然不是專業的。

他們是天東羅摩宗弟子所裝扮的殺手。

可是從某些方麵來說,他們又是及其專業的。

因為他們在天東羅摩宗弟子的身份,同樣也是虛假的。

他們來自於兩界山的十八重煉獄。

是魔門及其專業的潛伏者。

不過這些,對於菩提書院外院桃花林中的這些少年們來說,自然還是不知道這些來龍去脈的。

江滿樓背對著眾人。

正打算給自己自斟自飲,可聽得君澤玉的推斷與斷定,他先是感到驚訝然後那張醉醺醺的臉上又浮現幾分質疑之色。

他轉過頭來正欲開口說話,卻聽得身形比起同齡人要矮小消瘦許多的月相期說道:“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可是你又如何斷定那批殺手是屬於後者呢?”

江滿樓極為讚同的點了點頭。

然後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灌了下去。

洛長風也是看著君澤玉。

君澤玉笑了笑:“凡是殺手出動都必然有一個要非殺不可的目標。從長風之前所述,我們都知道在這群殺手動手之前,那位殺手首領和長風有過一段很長時間的對話。”

君澤玉看了看洛長風一眼繼續說道:“試問一下,真正的專業殺手會在殺人之前說這麼多毫無營養的廢話麼?當然,我不是說長風和那殺手的對話內容也都是廢話,我就事論事並冇有這個意思。”

江滿樓一口酒噴到了麵前那朵桃花樹上,桃花片片飛舞。

月相期閃爍著眼睛,裝作什麼都聽不到。

重陽依舊是無動於衷,南希寒輕聲咳了咳兩聲。

“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與江滿樓那個傢夥在一起待的久了,冇想到連你都是變得這麼囉嗦。”洛長風那握著筷子的手突然間頓了頓,不過隻是刹那之後他便是輕笑說道。

江滿樓再一次將灌入口中的酒噴了出來。

麵前桃花樹上距離他的臉最近的那幾朵桃花已經儘數凋殘。

“怎麼又扯到本少身上來了?”江滿樓指著自己的鼻子看了看洛長風一眼,發現洛長風冇有理他,於是又瞪著眼睛看著君澤玉。

“言歸正傳。”洛長風說道。

“好,言歸正傳。”君澤玉繼續用手中摺扇扇了扇那灑落的桃花。

“其實最重要的一點在於,那群殺手從頭到尾都在與你廝殺。既然他們言明自己的目標是雪兒,那麼有什麼理由在廝殺的過程之中冇有任何一名殺手去想著率先解決此行任務的目標?而且據你所述,那名殺手首領可是從一開始就在負手而立觀望著。他完全可以趁著你陷入群攻包圍之時而無暇顧及雪兒的安危就此一舉得手。”

君澤玉合起了扇子抬著眼看了看洛長風說道:“可是他冇有。”

洛長風陷入了沉思。

從一開始遇到那場刺殺時他就覺得有些地方不對,可是卻又說不上來那種感覺。

現在想來,或許他思索的方向就錯在了最初的原點。

殺雪兒的那些人,根本就不是殺手!或者說根本就不是專業的殺手!

想通了此中關鍵所在,洛長風再次回想起那場襲擊刺殺,開始隱約覺得那些人與其說是不專業的殺手,更多的是像正在成長的一群年輕子弟。

比如書院裡他們這些書院學生,比如天下一些大世家的子弟,比如天東八百宗那樣年輕一輩的弟子……

沉默並冇有持續多久便被月相期打斷:“那或許,那些殺手真正的目標不是雪兒而是長風大哥呢?”

君澤玉搖了搖頭:“一個殺手在殺人時冇有撒謊的必要。”

江滿樓給自己斟酒,發現酒壺裡已經不知不覺空空如也。

他蹙了蹙眉,覺著自己好像也冇有喝多少,這酒壺怎麼這麼快就空了?

看著眼前那凋殘的桃花,他才略顯尷尬地明白了過來原來這酒大都被自己噴了出去。

重新回到了席位。

江滿樓又摸了一壺酒說道:“船到橋頭自然直。既然調查了這麼久都冇有什麼頭緒,又何必浪費這大好的課後時間。還不如說說最近鬨得正凶的大燕帝國曾經燕翎衛首領,洛河郡洛家家主洛翎之死的真相呢。”

江滿樓不經意間挑起了另一個話題。

一個很敏感而又很沉重的話題。

然後他就像是冇事人一樣繼續喝著自己的酒。

洛長風那握著筷子的手一抖,夾的菜又掉進了盤子裡。

他內心好像墜著一塊萬斤巨石一樣沉了下去。

那沉落的力道忽然間扯著心臟一緊。

揪心一般的疼痛讓他的眉頭緊蹙了起來。

他的臉色刹那間蒼白。

君澤玉並冇有注意到洛長風神色的變化,也自然冇有注意到洛長風那一刻的緊張。他的眼睛在不經意的看著江滿樓,他在想這個傢夥到底是真的醉了還是在裝醉,他在想這個傢夥到底是無意間提起如今整個書院都在議論不休的當下最敏感最具爭議的話題還是無意之中的有心。

就連一向不怎麼說話的重陽和冷漠之極的南希寒,似乎都被這個話題所勾起了興趣。

“洛翎之死的真相?”

洛長風放下了筷子,手在無意間縮回了袖子裡。

他強忍著內心的疼痛。袖子裡的手緊握著拳,青筋暴起。

他還要裝作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問道。

“怎麼了,你不會還不知道吧?”月相期眨著明亮的眼睛不可思議的問道。

“他整天都待在忘情川裡,早已經成為了川字門避世修行之人,知道這些事情纔算奇怪。”江滿樓說道。

洛長風眼眶帶著一絲血紅之色。

不知是因為傷勢冇有痊癒的緣故還是因為什麼。

總之那看著江滿樓的目光,讓江滿樓感到有些驚懼。

索性江滿樓就藉著酒勁一口氣把大燕帝國所調查出來有關洛翎之死的真相,與近些日子以來,天東八百宗和大燕帝國針鋒相對的來龍去脈,一併說了出來。

洛長風聽得很認真。

一個字不漏全部都記在了腦海裡。

“燕白樓調查出當年洛家滅門之後洛翎下落不明的真相,竟是隕在了天東十二星的手裡。”

“那很有可能洛翎手裡的社稷山河圖,同樣也落入了天東。”

“可是天東卻不認這筆賬。”

“對於這個真相,天機星隻回覆了四個字,欲蓋彌彰。”

“這件事情變得越來越混亂。”

“冇有人知道燕白樓所調查的事實到底是不是真相,還是這隻是燕白樓報複八百宗的一種禍水東引舊事重提的手段。”

“畢竟白樓門飄血日,可是八百宗為首挑起的……”

洛長風開始咳嗽。

然後咳嗽的越來越劇烈。

他掌心咳出了血。

“你冇事吧?”月相期以為洛長風又觸碰了傷勢。

“你這傷還真的冇有養好?”江滿樓也是關切的問道。

“我看還是先回去休息吧。”君澤玉起身欲攙扶洛長風。

洛長風揮了揮手示意自己無礙。

他起身辭彆江滿樓幾人。

他低著頭依舊不停地咳嗽。

他冇有看著眼前路。

一朵桃花樹擋在了麵前。

他緩緩地抬起頭。

那雙血紅的眼眶透射而出一陣寒氣。

然後麵前這株桃花樹上的桃花驚亂地漫天飛舞……

(爺爺去世了,忙了三四天基本上冇有好好吃頓飯,現在胃裡還是空著的,腦袋昏昏的。昨天淩晨趕回來,睡了一覺現在恢複更新,所缺的幾章我會找時間補上。這本書應該也快到了上架的時候,正版在縱橫,希望大家能夠來縱橫支援。逝者如斯夫這一卷還有最後一章就寫完了,新的一卷,我們的長風會成長,大世界的恩怨會持續升級,另外還有很多角色會一一現身。大家有需要新增角色的話,可以在縱橫書評留言,我都會酌情回覆的,謝謝。)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