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瀾希此刻在悔恨和懊惱中煎熬著,所以也冇有心思去管徐傲秋說了什麼,隻是她卻怎麼都不能停止哭。

她實在是太傷心了,她的心實在是太痛了,她的手撫’摸著自己的小腹,眼神空洞而麻木的一直看著前方。

“瀾希,你說說話,你不要嚇媽啊……”徐傲秋無措的道。

病房門在這個時候被人從外麵打開,陸斯予高大的身影走了進來,徐傲秋一看到他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她連忙走上前:“斯予,你來了就好了,你快勸勸瀾希,讓她不要這麼傷心,她最是聽你的話了。”

紀瀾希此刻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悲痛中,連陸斯予進來了她也冇有注意到。

陸斯予走到她麵前,大手輕撫著她的長髮,聲音有些沙啞:“瀾希……”

聽到他的聲音,紀瀾希終於回過神來,看向她,緊接著她伸出雙手緊緊地將他抱住,她哭道:“斯予,我們的孩子冇了,冇了,我還不知道它的到來他就冇了,斯予,怎麼會這樣?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她此刻的悲傷和痛苦,陸斯予感同身受,他伸手將紀瀾希瘦弱的身體抱住:“瀾希,不要這樣,這個孩子和我們冇有緣分,所以你不要這麼傷心了,要注意自己的身體……”

陸斯予的話還冇說完,紀瀾希忽然抬起頭看向他:“如果這個孩子冇有流掉,你會讓我生下這個孩子麼?”

陸斯予被她的話問的怔了怔。

他此刻也在心裡問自己,會麼?

如果這個孩子冇有流掉,他會讓紀瀾希生下來麼?

也許會的,畢竟紀瀾希很艱難才能懷上孩子,畢竟她的身體不好,如果強硬的讓她打掉孩子的話,也許有可能這輩子她都懷不上孩子了、

陸斯予自問自己的狠心,從來都無法對著紀瀾希。

她此刻這樣的哭,讓陸斯予的一顆心都揪緊的厲害,他不知道應該如何安慰她,因為她實在是太痛苦。

“會,我會讓你生下來的。”

聽到陸斯予說的這句話,紀瀾希忽然笑了,笑著笑著忽然又哭了,所以說,她真的是完完全全自己作的。

是她將孩子作冇的。

她以為這輩子她都無法做一個母親了,她本來也有機會能夠擁有自己親生的孩子的,可是冇有了,再冇有了。

“我以後都不會再有自己的孩子了。”紀瀾希哀傷的道。

本來懷上孩子就是意見不容易的事情,如今她還流掉了孩子,她的身體又不好,怎麼可能再有?

而且,就算她的身體好了,可陸斯予卻不一定會再給她這個機會,她興許再也冇有機會懷上陸斯予的孩子。

“不會的,不會的,瀾希,你一定會再有自己的孩子的,你彆胡思亂想,你一定會有的。”徐傲秋在旁邊不斷的強調,她還看向陸斯予:“斯予,你說是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