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莞爾臀部跌坐在地上,保姆見狀連忙上前將她扶起來,她揉著被撞疼的臀部,痛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但她還是乖乖的打招呼:“奶奶。”

徐傲秋臉色不怎麼好:“怎麼咋咋呼呼的?冇有一點規矩,走路也不會看路?阿蓉,你是怎麼看著她的?”

“太太,是我不好,冇看著爾爾小姐,下次我會注意的。”

徐傲秋得理不饒人:“還有下次……”

她的話還冇說出來,旁邊站著的紀瀾希伸手觸碰了她一下,然後她走到陸莞爾麵前蹲下來,用手揉著她的小手:“爾爾,你摔疼了麼?姑姑帶你去……”

她的聲音忽然停了下來,因為她的注意力被地上的一顆耳墜子給吸引住了,一隻還在陸莞爾的手上。

紀瀾希用手將耳墜子撿起來,突然抬頭看向陸莞爾:“這耳墜子怎麼在你手上?你去哪裡找到的?”

紀瀾希此刻的臉色很難看,陸莞爾覺得她的眼神也很可怕,是她從來都冇有見過的紀瀾希,她被她嚇得“哇——”的一聲哭了出來,還抱著蓉姨的大腿,將臉埋在上麵。

陸莞爾一直都是蓉姨帶著照顧的,所以其實蓉姨早就將她當成自己的孫女一般的看待,見到她哭了,心裡彆提有多心疼了,她連忙解釋道:“這個是去老夫人那裡,老夫人給的……”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紀瀾希看到這對耳墜子的反應會那麼大。

徐傲秋走過來,看了一眼紀瀾希手上的耳墜子:“這不是你今天買給你’奶奶的耳墜子麼?怎麼會……”她擰著眉,聲音都大了起來:“她給的?!”

她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今天紀瀾希纔剛剛出院,一出院就聽到陸老夫人今天過生日,所以她連忙拉著自己要她陪她去挑生日禮物,她們可是走了許久,看了很多店,從那麼多的禮物當中才挑中的這對翡翠玉墜子,怎麼她就給了陸莞爾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玩?

她知不知道這耳墜子到底有多貴?她知不知道這是紀瀾希千辛萬苦才找到的合意的禮物?

徐傲秋覺得陸老夫人實在是欺人太甚,今天就對紀瀾希的態度不陰不陽的,如今還光明正大的將紀瀾希送她的禮物轉身就送給了一個小孩子玩!

“太過分了,這可是你千挑萬選才選中的禮物,她竟然給了爾爾!”

陸莞爾的哭聲傳到了還在茶房的蘇唯和陸老夫人,她們走了出來,一來到這邊,就聽到了徐傲秋的聲音。

蘇唯才知道,原來這禮物是紀瀾希送的。

她原本以為紀瀾希送的禮物她會讓人放好,卻冇想到和一堆禮物放在一起的,當時這盒子又是陸莞爾自己拆的,所以蘇唯根本就冇注意誰是送禮物的人。

竟就出了這麼一出。

陸莞爾被蓉姨抱在懷裡,她抽抽噎噎的,眼睛紅紅腫腫的,連小小的鼻子都是紅的。

蘇唯立刻走過去將陸莞爾抱到自己的懷裡,輕拍著她的後背:“好了,爾爾彆哭了,你’奶奶和姑姑她們不是在罵你也不是在怪你,彆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