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唯步步逼近,看著他的眼睛:“你為什麼叫我回去陸家?你想我了?”

陸斯予勾了勾嘴唇,長指捏著她小巧的下顎:“你對自己未免太自信。”

蘇唯將他的手揮開:“那請問你來我這裡發什麼瘋?門口在那裡,請陸先生離開的時候幫我關上’門。”

“行,你喜歡待在外麵那就最好一輩子都彆回來了,陸家也不是少了你就不行,蘇唯,你要在外麵住我不管你,但是我告訴你,爾爾他是我的女兒,陸家的孩子隻能回到陸家,她不會一直和你住在外麵,所以你要麼就帶著她回去陸家,要麼我就讓人來帶走你,這條路要怎麼選,你自己決定。”

陸斯予知道自己卑鄙無恥,但是他彆無選擇,蘇唯這女人軟硬不吃,隻有陸莞爾纔是她的軟肋,他隻能從她的軟肋下手。

他隻能逼她。

果然,蘇唯在聽到他說的這些話後,氣得眼睛都紅了,抓起沙發上的抱枕就朝他扔過去:“陸斯予你這個混蛋!奶奶都同意我帶著爾爾在外麵住,你現在會說爾爾是你的女兒了?從前怎麼不見你多關心一下他?女兒?你有將她當成是你的女兒麼?”

陸斯予將她扔過來的枕頭穩穩地接住:“我決定的事情,奶奶也乾涉不了,之前我不管你任由你帶著爾爾出去住,那是我不想去管,我如果想去管了,你就算帶著爾爾逃去天涯海角,我也能將你抓回來,何況,你能去哪?蘇氏需要你,你弟弟蘇致遠他可還未成年,你也不可能拋下他一個人麵對你繼母那群豺狼。”

“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你自己想清楚,是帶著爾爾回來,但是我讓人帶她回來,你自己選擇。”

陸斯予說完,轉身離開。

他走出外麵的時候卻和剛剛回來的孫楚撞見了,孫楚很驚訝:“你怎麼會在這?”

“孫小姐。”陸斯予冇回答她的話,就是淡淡的打了個招呼,然後坐上車離開。

孫楚連忙跑上樓,打開門,看到蘇唯一臉氣憤的坐在沙發上,盯著門口的方向在咬牙切齒。

“你怎麼了?我剛剛在樓下碰到了陸斯予了,他怎麼會找到這裡來的?”

孫楚坐過去,將掉落在地上的抱枕撿起來放在沙發上。

蘇唯動手將額前的長髮抹開:“我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找來的,他給我兩個選擇,要麼帶著爾爾回去,要麼他就讓人帶走爾爾。”

孫楚道:“這麼說他是過來威脅你的了?那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其實啊,阿唯,你們能一直住在我這裡,我挺開心的,終於有人和我相伴,但是我就是想問問你,你到底是怎麼想的?難不成你真的打算不和陸斯予離婚就是為了拖垮他和紀瀾希,就是為了讓紀瀾希成為一輩子的第三者?可我覺得又不僅僅是這樣,你其實對陸斯予還是冇有死心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