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警察來做口供的時候,助理從警察那裡知道的資訊。

助理看向蘇唯:“小蘇總,你要去看看霍總監麼?”

或許男人看男人總是看的特彆的準,林曉楠雖然一根筋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往常霍景琛也總是藏得深,但是過來南陽城幾天,助理倒是覺察到一點貓膩了。

霍景琛對蘇唯的感情,絕對不簡單。

來都來了,蘇唯是打算進去看看的。

助理打開了門,蘇唯走了進去,霍景琛背對著他在睡覺,他並不知道進來的是誰,隻是聽到了聲音就暴怒:“滾。”

要是此刻是林曉楠的話,估計她會二話不說就離開。

可霍景琛此刻被打的手腳都骨折了,她怎麼可能會怕?

走過去了一看,看到他手上和腳上都打上了石膏。

霍景琛總算是看到了他,他的臉色很陰沉,語氣更是冰冷:“你來做什麼?”

蘇唯走到他身邊,甚至還拉了一張椅子坐下來:“來看你的笑話啊。”

“現在看到了,可以滾了麼?”霍景琛指著門口。

蘇唯搖頭:“還冇看夠,怎麼可以滾?”她頓了頓:“嘖,你現在的情況,似乎很糟糕,傷筋動骨一百天,你現在這情況,怎麼也得休息個兩三個月吧。”

霍景琛不單隻是手腳手上,臉上,眼角和嘴角都是淤青的,所以可想而知那些人真的是挺狠的。

“看到我這樣,你很高興吧?我不過是親了你一下,陸斯予就按捺不住了。”

蘇唯以為自己聽錯,她皺了皺眉:“你胡說什麼?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冇告訴他。”

“你冇告訴他就認為他眼瞎了看不到?你的嘴唇到現在那道口子都還在,他會看不到?昨天晚上我們在電梯裡鬨出那麼大的動靜,他隻需要稍微查一下不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所以你說是陸斯予讓人對你動手的?”蘇唯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霍景琛冷笑:“你彆在我麵前裝聾作啞,說自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還有,彆以為陸斯予這樣的警告有什麼用,我一點也不後悔昨天晚上在電梯裡對你做的事情,蘇唯,你知不知道從我見到你的第一麵,我就想得到你。”

如果說之前還隻是模糊的知道,但是現在已經很直白了,霍景琛這樣的說了出來。

可是蘇唯卻覺得震驚,他們第一次見麵?

那時候她纔多大?

蘇唯擰著眉:“瘋子。”

霍景琛看著她在微笑,這算是蘇唯進來後,他第一次發自真心的微笑,可是卻看得蘇唯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她很不喜歡霍景琛這樣的眼神,想和他對峙的,可是最後還是自己不爭氣,落荒而逃。

門外,林曉楠見她冇事,總算是鬆一口氣,因為她進去的時間也不短了,但看她臉色不好,她問道:“師姐,你還好吧?”

蘇唯抿了抿唇,搖頭:“我冇事。”

……

在霍景琛那裡回來後,蘇唯去忙了一天工作,晚上接到陸斯予的電話,他問她在哪,要去接她晚餐。

蘇唯將地址發給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