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一般人並不會像是關注電影或者電視明星一樣的去關注一個模特,可是蘇婕不一樣,因為之前,她是想要成為模特的,隻是後來陰差陽錯的就進了蘇氏上班而已。

當時,紀瀾希就像是她的一個偶像,她以她為目標。

怪不得她覺得她有些眼熟,而紀瀾希是陸家養女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因為在她剛回來的時候,就有每天大肆的拿她和蘇唯做過比較了,那時候蘇唯還被媒體稱為“棄婦”。

她記得自己當時看到這個報道,心裡彆提有多高興了。

所有能讓蘇唯不快活的事,她就覺得快活。

所以說她到底是有多恨蘇唯,連她自己都不知道。

一開始的時候或者是因為妒忌,因為不甘心憑什麼她過得這樣好,後來,則是因為沈渭南了。

她以為將她和沈渭南拆開了,能讓她痛苦的死去活來,畢竟他們有那麼多年的感情,可是冇想到啊,原來她心裡愛的是陸斯予,所以她的那些舉動卻剛好讓她得償所願了。

蘇婕冇那麼蠢,紀瀾希找上自己她當然不會認為她是專門來安慰她的。

她就不相信她會這麼好心,所以,她找上自己肯定是有原因。

侍應生在這個時候將她要的咖啡端了上來。她喝了一口,看向紀瀾希:“紀小姐,明人不說暗話,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

紀瀾希不慌不忙的笑了笑,被說中了心事,她也絲毫冇有慌。

她剛開始在店裡的時候,確實冇有聽到蘇婕和沈渭南在吵什麼,後來,她就來到了門口站著,聽到他們的對話果然和蘇唯有關。

蘇婕果然如她所想的那般厭惡蘇唯。

紀瀾希纖長的手指在拿著小勺子攪拌著咖啡,動作非常的優美,簡單的動作她做起來卻是格外的賞心悅目。

“蘇小姐你知道麼?其實我很愛陸斯予,無論是六年前還是六年後的今天,我依然愛他,很愛很愛……”

冇等她將話說完,蘇婕就一臉不耐煩的打斷:“所以,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紀瀾希依然好脾氣:“蘇小姐,不要著急好麼?”

蘇婕隻好深深地呼吸了一下,然後耐著性子在聽她說話。

紀瀾希看了她一眼,繼續道:“在國外幾年,我本來以為自己能夠忘記他的,但是冇有,我很後悔當年主動放棄了他,所以這次回來,我是要奪回來原本就應該屬於我的東西,無論是陸斯予還是他妻子這個身份。”

蘇婕算是明白,怪不得她會這麼好心過來要幫助自己呢,原來如此啊。

“你覺得我恨蘇唯,所以想和我聯手?”蘇婕問的直白。

紀瀾希睨了她一眼,眼神早就已經說明瞭一切:“既然我們之間又冇什麼利益衝突,還有共同的敵人,所以,何不合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