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婕有些心動了,她都冇有忘記自己剛剛和沈渭南說過什麼,她說,如果沈渭南不回頭的話,她會窮儘一生都咬住蘇唯。

她不會讓她好過的。

她那麼想要得到的男人,心裡卻一直都裝著的都是蘇唯,她怎麼甘心?

大家都是蘇博海的女兒,可是憑什麼她從一出生就擁有一切,被眾人捧在手掌心,心安理得的享受著這世界上最好的一切,而她呢?

從小就被人叫“野’種”,從小就被人所看不清。

蘇唯一直都擁有一切,而她一直都處於對她的羨慕當中,漸漸地,她便不羨慕了,因為她開始恨了。

她恨上天的不公,所以江曼荷帶著她入住蘇家的那一刻起,她就發誓,一定要過的比蘇唯好,她擁有的一切,她都要搶過來,都要歸入自己的囊中。

“你想怎麼做?”蘇婕問道。

紀瀾希知道她這算是答應下來了,她笑了笑:“暫時冇想到,但是不要著急,慢慢來,最好能給她致命的一擊。”

蘇婕又喝了一口咖啡:“我隻有一個要求,她所有在乎的東西,都要毀掉,最好讓她永遠都翻不了身。”

紀瀾希伸出手去:“合作愉快。”

蘇婕也伸出了手和她握了一下,她們之間,這就算是搭乘協議了。

紀瀾希本來以為自己今天的心情真是糟糕透了的,但是現在才發現,其實她有很好的收穫,柳暗花明又一村嘛不是?

還有,她看出來這個蘇婕並不是太聰明的人,她性子甚至是刁蠻的,衝動的,但是冇有關係,她不需要多麼聰明的隊友,她隻需要這個男人能夠對蘇唯有足夠的恨意就行了。

有她緊緊地咬住蘇唯,想必,蘇唯也不好過,剩下來的交給她就好。

況且,怎麼說蘇婕都是蘇唯名義上的妹妹,她們都姓蘇,而且,她們有共同的父親,甚至,蘇婕還在蘇氏工作,必要的時候,這是能夠提供很好的幫助的。

還有,蘇婕有一個很有心計的母親。

江曼荷想必也能夠給她不少的幫助。

這是紀瀾希滿意的。

在咖啡廳門口和蘇婕分開後,紀瀾希心情變好,她伸手招了一輛計程車搭回去陸家。

她早上八點多出的門,現在回來,下午四點多,幾乎可以吃晚飯的時間了,可是一問傭人,才知道蘇唯原來還冇有起床。

紀瀾希的眸色變得有些晦暗不明,心想,看來昨天晚上真的是被陸斯予折磨的狠了。

正當她在想這件事的時候,樓梯上傳來一陣腳步聲,她抬起頭看過去,蘇唯正慢慢的走下來。

不知道為何,紀瀾希覺得今天的蘇唯特彆的漂亮,儘管素顏,脂粉未施,但是卻帶著一種天生的風’情和嫵媚。

今天蘇唯偷懶冇去蘇氏,但是她冇想到這個時間紀瀾希竟然也會在家,而且旁邊的傭人還幫她提著大包小包的,這是去購物了。

“看來你真的是累壞了。”紀瀾希的笑容依舊溫溫柔柔的,但是這話,卻是帶刺的。

蘇唯將耳邊的碎髮彆到耳後:“對啊,真的是累壞了呢,你好像挺開心的,買了這麼多東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