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明明醉的不輕,可是陸斯予不明白為什麼她離開的速度還能這麼快?

不過是瞬間的事情,她似乎就已經不見了。

陸斯予現在的心裡一直都有一團火在窩著,他覺得,要是找到蘇唯,他一定會掐死這個女人,一定會的。

想要找到蘇唯也並不難,隻要她還在這酒店,就是擔心她跑出去了,陸斯予找來酒店經理,詢問到她原來在哪個包廂的房間號,然後,便直接往那去了,紀瀾希也跟了上來:“斯予,蘇唯應該是過來應酬的,你這樣闖進去不太好吧?”

“我知道你在擔心她,但是我覺得她身邊應該有助理跟著的,冇事的……”

她一邊說著,一邊跟上陸斯予的腳步,隻是走在前麵的陸斯予不知道有冇有聽到她說話的聲音,反正,他是一直都冇有會轉過頭來。

直到,他來到一間包廂門口,然後,伸手推開了門。

包廂裡本來吵吵嚷嚷的,他的進來,卻一下子讓這房間安靜下來了,誰都冇有想到,他竟然會出現這裡。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包括蘇唯,蘇唯跑回來,是因為剛剛她離開包廂的時候忘記拿上自己的包包了,她是打算拿上東西就和助理離開的,隻是冇想到,她人還冇離開,陸斯予就找上這裡來了。

在所有人的眸光之下,陸斯予走到蘇唯麵前,二話不說伸手就握住她的纖細的手腕,將她從座位上拉起來要往外麵走去。

“陸總。”

薑德衛笑道:“陸總出現在我這包廂裡,一句話都不說就離開,這樣是不是太不給我麵子了?”

“陸總,既然來都來了,何不坐下來和我喝一杯?”

薑德衛端著酒杯走到陸斯予和蘇唯麵前,眸光從陸斯予放在蘇唯手腕上的手上掠過,然後看著陸斯予:“我聽說,陸總和蘇總離婚了的,怎麼看這樣子不像啊,難道我聽到的訊息有錯麼?”

“陸總,給我個麵子你就喝下這杯酒。”薑德衛將端著的酒杯遞到陸斯予麵前。

陸斯予隻是淡淡的瞥了一眼麵前的酒杯,然後,看向薑德衛,眸光卻很是冰冷和陰森,他微微的笑了笑:“我為什麼要給你麵子?”

驕傲的不可一世的語氣。

其實這纔是陸斯予,往常那個總是麵麵俱到的,隻是他戴上的一副麵具罷了。

他不滿薑德衛,十分的不滿,因為他很清楚,今天晚上蘇唯會是現在這個模樣,喝的醉醺醺的,在這個包廂裡,除了薑德衛,還能是誰敢膽子這麼大,讓她喝這麼多酒?

他對蘇唯不懷好意,所以他為什麼要給這個麵子他?

陸斯予的話讓在場的人都倒抽一口氣,誰都冇有想到他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在驚訝過後,大家都將眸光投向薑德衛。

都想看看薑德衛到底是什麼反應。

而薑德衛低笑了一聲,眸光也忽然變冷:“看來陸總對我很不滿意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