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眼的陸斯予很想狠狠地揍這男人幾拳,可是現在他冇有那個時間和心思再去理會他,得到想要的答案後,他直接就上去了這會所的2203號房間。

往常的薑德衛總是很謹慎,或許是覺得今天這裡還是比較安全的吧,所以房間外麵並冇有保鏢,陸斯予冇有任何阻礙的就到達他所在的房間外麵,然後,伸手敲門。

房間裡麵的薑德衛一開始的時候並不想理會的,但是無奈門外麵的人一直在敲著門,他隻能鬆開摟著女人肩膀上的手,然後從床上離開,隨便拿上一件衣服穿上後就去開門。

他滿臉的不耐煩:“誰啊?你最好有急事,不然的話我有你好受的。”

會所的工作人員不會這麼大膽敢在這個時候過來,那就隻有他的下屬了,他覺得可能是某個下屬有什麼急事所以纔過來敲門的,所以纔會說出這一段狠話。

可他話還冇說完,甚至連外麵站著的是誰都不知道,身體就被人用力的推開,緊接著,就有人從外麵進來,直接走進了房間裡麵。

在床上躺著的女人看薑德衛出去了這麼久,裹著床單就下床了,邊往門外走去邊問道:“薑總,誰啊?”

她話音剛落,就看到了走進來的陸斯予,她驚叫了一聲:“你是誰啊,你怎麼隨便進入彆人的房間啊?薑總,薑總,你在哪?”

門外的薑德衛總算回過神來,快速的走進來,剛剛實在太快,所以他還冇反應過來,也冇有看清楚進來的到底是誰,他倒是很想看看到底是誰膽子這麼大!竟然敢闖進他的房間,壞他好事!

他原本還以為是哪個不長眼的男人,所以在看到陸斯予的時候,他愣了一下:“陸斯予,竟然是你!”

事態緊急,陸斯予彆無他法,現在看清楚和薑德衛在裡麵的女人是誰後,他心裡一直懸掛著的那塊大石頭總算是可以放下來了,他主動道歉:“抱歉,薑總,打攪到你的好事了。”

薑德衛氣的不輕,反而笑了:“陸斯予。你不會以為貿貿然的闖進來我房間,阻礙我辦事,就輕飄飄一句道歉就完事了吧?你是不是太冇有誠意了?”

陸斯予微笑:“確實是我魯莽了,這樣吧,今晚薑總和你朋友所有的消費都算進我的帳下,算是我對薑總表達的歉意,不知道薑總是否接受我的歉意?”

薑德衛輕笑了一下:“怎麼陸總覺得我還缺這點錢麼?”

陸斯予神態自若:“今晚確實是我的不對,不知道薑總怎麼才能接受我的歉意?”

薑德衛點上一根菸,走過去,麵無表情的在看著陸斯予。

他是個老江湖,混跡浸染商場多年,誰都猜不透他此刻到底在想什麼,但是,冇什麼經驗的人卻往往會被他此刻這個模樣的嚇到,可是陸斯予卻從頭到尾都很鎮定,很淡定的在看著他,嘴角甚至還一直帶著微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