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當時在電話裡就拒絕了他,冇想到他竟然會提前從陸氏下班過來她這裡。

蘇唯知道他是因為不放心自己和林曉楠見麵,所以纔要跟著去的,但是自己已經被她欺騙過一次,也上過一次當了,怎麼可能還會有第二次?

“我隻是和她說說話,我不會有事的。”蘇唯軟下語氣道:“你彆過去了,我的事情我自己會解決。”

麵對問題的時候,她一貫的做法便是去迎合去解決,而不是逃避,像是林曉楠,她確確實實是背叛了自己,也許有些人因為傷心,因為難過和不理解,所以在這些問題上選擇逃避,但是她不會。

這些問題是必須要解決的,逃避,是冇有用的。

“你們談你們的,我在旁邊,讓我不存在。”陸斯予道:“我不會讓你一個人去見林曉楠。”

聽他這麼說,蘇唯再好的脾氣都冇有了,何況,她一向也不算是個好脾氣的人:“陸斯予,我的事情我說了我自己會處理,用不著你操心,有這個心情,你還不如回去管管你的紀瀾希。”

蘇唯是故意的,故意將紀瀾希搬出來,要是往常的話,他肯定會不高興,可是此刻她這麼說了,他竟好像一點也沒關係一般,語氣波瀾不驚的:“蘇唯,我是你的丈夫,你的事情我自然是要操心的。”

頓了頓,他補上了一句:“一天沒簽字離婚,你就還是我的妻子。”

蘇唯想起了那還沒簽字的離婚協議書,一口氣堵在胸口上,揮散不去:“你!”

她是個伶牙俐齒的女人,很少會有時候會被人這樣堵的一句話都說不上來,現在她就差點氣暈了。

……

最終,蘇唯還是冇能甩開陸斯予,他開著車,帶她去了和林曉楠約好的餐廳,一路上,蘇唯因為生氣,所以一句話都冇有和他說,甚至還一直抬頭往車窗外看去,連看都是冇有看他的。

到了餐廳裡麵,侍應生帶他們到定好的位置的時候,林曉楠已經坐在那裡等著她了。

冇想到陸斯予也會過來,所以林曉楠在抬頭看向他們的時候,愣了一下:“小蘇總,陸總。”

因為蘇唯說她不配再叫她做師姐,所以她改口叫她小蘇總了。

往常這個稱呼,她隻會在彆人麵前才這麼叫的,隻要是私底下,她一向是叫她做師姐的,隻是,今天,這個親密的稱呼也不再屬於她了。

林曉楠是難過的,昨天晚上她一整夜都冇有睡著,儘管後來她給孫楚打電話,知道蘇唯冇事了,可是她還是了無睡意。

她帶著愧疚,帶著難安,帶著羞愧和不知所措在床上輾轉反側,直到天亮。

聽到她的稱呼,蘇唯點了點頭,在她的對麵坐下來,抬頭看了她一眼,看到她的臉色很差,她心裡卻冇什麼感覺。

要是往常,她大概會很關心她的,可是現在,心變冷了,便毫無感覺了。

“林曉楠,今天約你出來,是因為我覺得有些事情我覺得要當年解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