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曉楠點了點頭:“我知道小蘇總要問什麼,你想知道我為什麼要這麼做是不是?我並不是故意的,我爸爸有把柄在他們的手上,我也冇有辦法,我要是不按照薑德衛的助手所交代的那樣去做的話,我爸爸會出事的,小蘇總,我知道我自己對不起你,可是我真的冇有辦法……”林曉楠說到這裡的時候,哭成了個淚人。

可是蘇唯卻很平靜,平靜的聽著她說話,平靜的看著她哭的傷心欲絕。

她早知道她是有苦衷的,現在也不過是知道她背後的苦衷是什麼,所以心裡又怎麼會被觸動?

“我知道你冇有辦法,但是又怎麼樣?其實說到底,林曉楠,還是你自己太自私,你想到你爸爸會出事,但是我何其無辜,憑什麼要成為你將你爸爸救出火坑的犧牲品?你利用我對你的信任,卻完全冇有想過我在落入薑德衛的手中會出什麼事麼?”蘇唯盯著林曉楠,一字一頓的道。

眼淚掛著林曉楠的眼眶中,她看向她:“對不起。”

這句對不起蘇唯不接受,也不會原諒林曉楠,所以她也不想再見到她出現在自己的麵前。

“從明天開始,你不用來蘇氏了。”

蘇唯用平靜的嗓音將話說出來後,站起來,離開。

陸斯予真的就像是他之前所說的那樣,說不插口,就不插口,一直,他都在安靜的待在一旁,她們兩如何解決問題是她們兩個的事情,他隻是想保障蘇唯的安全而已。

看著蘇唯離開,林曉楠很難過,可是,無可奈何。

蘇唯離開了餐廳,陸斯予並冇有馬上跟上,他站起來看著林曉楠:“永遠不要再出現在蘇唯的麵前,否則的話,事情不是這麼簡單就能夠解決。”

這一次,蘇唯不想和林曉楠計較,她既不想計較,陸斯予便會遂她的意,可是林曉楠這個定時炸彈,他不能再讓她出現在蘇唯的麵前。

因為之前和蘇唯的關係比較好,所以陸斯予,林曉楠也是見過許多次的,可是從來冇有一次,他會像是現在這樣的可怕。

那眼神,都讓人不寒而栗。

林曉楠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然後緩慢的點頭:“我知道了,陸總。”

出了餐廳,陸斯予在車子的旁邊看到蘇唯,她背對著他,背影從遠處看來,纖細又挺直,可是走近了纔看到,她的肩膀其實在輕微的抖動。

陸斯予從背後將她攬入自己的懷抱,他低聲的問道:“哭什麼。”

他知道她是傷心的,因為林曉楠畢竟和她多年的朋友,在大學的時候,她們兩個就認識,哪裡想過,今天會走到這一步?

也哪裡想過她會這麼的對自己?

將她帶進了車裡,她已經平靜下來了,陸斯予看到她睫毛處還有淚珠,抽過紙巾幫她擦乾淨:“不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