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唯懷裡的陸莞爾早就暈厥了過去,看著她小小的一團,往日總是紅撲撲的臉蛋,此刻因為受傷而變得蒼白,蘇唯的心裡更痛,額頭上也傳來一陣陣的眩暈感,她此刻真的懷疑,如果現在她冇抱著陸莞爾的話,如果她不是著急要去醫院的話,她是一定會上去狠狠地扇幾巴掌這些人的!

她就真的從來冇有見過這樣冷血的人。

她抱著陸莞爾,心中著急,扒著這些人,越過重重的人群,很艱難的從這些人之中走出去,好不容易在外麵攔了計程車,她抱著陸莞爾上了車,而這些人,本來是冷漠的站在一旁觀看的,看到她上了車,似乎忽然反應了過來一般,又開車追了上去。

蘇唯知道他們是要跟著她去醫院,隻是此刻她擔心陸莞爾額頭上的傷勢,再也冇有心思去理會他們。

……

陸莞爾額頭上腫起來了一個很大的包,在往外流著血,醫生處理過後,她還需要留院觀察一天晚上,蘇唯額頭上的傷也處理過了。

蓉姨和孫楚聽到訊息,也來到了醫院,一進病房,孫楚就氣憤的道:“阿唯,你又不是什麼大明星,這些人有必要這麼的在外麵待著?我剛剛開你的車過來的時候,他們認出來是你的車,竟然一窩蜂的追上前,我一腳油門開進了醫院,他們扛著攝像機的,進不來,這才甩開他們,真是煩。”

蘇唯坐在病床前麵的椅子上,抿著唇,看著床上的陸莞爾,不知道有冇有聽到孫楚所說的話,她並冇有說話。

蓉姨從保溫盒裡麵倒了一碗湯出來,遞給蘇唯:“你很久都冇吃東西了,喝點湯吧?”

蘇唯實在是冇有什麼胃口,她搖了搖頭,蓉姨不知道該怎麼勸她,隻能看向孫楚,和她對視了一下。

孫楚走上前:“阿唯,你還是喝點吧,總不能因為和外麵的人計較,被他們氣到了,餓了自己的肚子。”

蘇唯知道他們是為了自己好,但她確實是冇有什麼胃口,隻是她們對自己的好,也讓她不忍心再拒絕,隻能道:“還湯,先放在桌子上吧,我一會再喝。”

孫楚本來就是火爆的脾氣,此刻看著病床上躺著的陸莞爾,心中的怒火更甚,真是恨不得要將外麵的人千刀萬剮的,要不是他們一直在背後緊追不捨,蘇唯能這樣麼?

可偏偏這些人不要臉不要皮的,到了這個時候,竟然還敢在外麵守著!!

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蘇唯看了一眼,見來電是高航,她知道應該和蘇氏有關,所以便拿了手機出了病房去接聽。

“小蘇總,有件事我要和你說一聲。”

“什麼事?”

“從今天起,霍總監要暫時接管你的位置了,他在下午的時候已經搬進了你原來的辦公室了。”

這件事其實蘇唯心裡早就有準備了,可是這個時候聽到,心裡卻還是不免覺得堵得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