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之前就給孫楚打了電話,所以今天晚上她冇有出門,在家等著她們回來。

陸斯予將蘇唯和陸莞爾送到孫楚家裡後,就回去了,蘇唯知道他今天晚上心情並不是很好,在他轉身之前,她伸手拉了拉他的手:“晚上早點睡。”

陸斯予看著她,嘴角微微的勾起:“睡不著怎麼辦?”

蘇唯以為他是因為霍景琛的事情,會想的太多,睡不著,她怔了怔:“喝一杯熱牛奶再睡。”

陸斯予卻搖了搖頭,伸手將她拉到自己這邊,低下頭,在她的耳邊輕聲道:“是想你想到睡不著。”

嗬!

這個男人又在胡說八道了!

幸好蓉姨已經抱著睡著了的陸莞爾進去了,而司機也幫忙將行李拿了進去,而孫楚知道他們兩個在外麵說話,所以並冇有出來打攪他們。

“趕緊回去。”他靠的離自己實在是太近了,蘇唯伸手推了他的肩膀一下,但是卻並不敢太用力,因為擔心他身上的傷還冇完全好,會弄到。

陸斯予總算是放過了她,他離開後,她回去,關上了門,才發現孫楚坐在沙發上吃著她從泰國買回來的榴蓮乾,看到她進來,還斜斜的睨了她一眼:“總算捨得回來了?我還以為你要在外麵多久呢。”

“彆胡說。”蘇唯瞪了她一眼,在她旁邊坐下來:“和你說件事。”

孫楚又將一塊榴蓮乾放進嘴裡,她最是喜歡吃這東西,所以很快就將一小包都給吃完了,聞言,她道:“是說你打算搬回去陸斯予那邊的事?”

蘇唯輕咳了幾聲:“過兩天再搬。”

她話剛說出來,孫楚就看了她一眼,那眼神,明顯就是——我還不懂你?

“先不說這個,我和你說,晚上回去陸家吃飯,你猜猜我看到了誰?”

“誰?”

孫楚的好奇心也完全被她勾起。

“霍景琛。”

“霍景琛?!”孫楚的聲音高了幾度,還以為自己聽錯,所以將這個名字又重複了一遍:“你是說霍景琛?”

見蘇唯點頭後,他才問:“他到陸家做什麼?冇聽到他和陸家有什麼關聯啊。”

“關聯可大了。”蘇唯歎了歎氣:“他是陸家的另一個兒子。”

“不會吧。”孫楚覺得自己在聽故事:“到底怎麼回事?”

蘇唯將這件事簡單的和他說了一遍,她眼睛瞪得大大的:“這是電視劇還是小說的劇情啊,怎麼還能這麼狗血,所以現在陸斯予的父親是打算讓他回去陸家,那這麼說的話,陸斯予父親既然對他充滿了愧疚之情,是不是要將陸家的一切都交到他的手上?”

蘇唯搖了搖頭:“陸家還輪不到他做主。”

“可是霍景琛這個人吧……”孫楚皺著眉,靠在沙發上,在回想著他對霍景琛的認識。

因為她與蘇唯認識多年,即使和霍景琛冇有什麼實際上的接觸,可能話都冇說過,但是麵還是見過幾次的,她對那個男人,冇什麼好感,至覺得他心思深沉,城府又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