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唯想通了之後,心情豁然開朗,再也不用再為了蘇氏而想那麼多了,她將那天晚上晚上和陸斯予所說的話和孫楚說了,孫楚簡直是不要太同意她的想法,還說她早就該如此。

因為在孫楚心中,蘇家那一家子,除了蘇致遠,全部都是白眼狼,所以何必要那樣子為他們勞心勞力呢?

就算蘇氏發展的很好,按照現在的趨勢,即使是蘇博海還對蘇致遠挺在乎的,可是又怎麼樣呢?江曼荷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將來的話,會是怎麼樣還真說不定,孫楚就不相信江曼荷會眼睜睜的看著蘇氏被蘇致遠接手,她定是要為她自己的兒子謀點什麼的。

所以,蘇唯何必要為了蘇氏做那麼多,最後卻眼睜睜的看著蘇氏拱手讓人呢?

她從前就曾經和蘇唯說過這件事,隻是那個時候,她心思都在蘇氏上麵,又怎麼會聽得進她所說的,其實她也能理解,畢竟,她覺得那是她母親傾注了很多心血的,她母親不在了,她也隻是想要好好的將蘇氏經營下去而已,她不想看到一個烏煙瘴氣的蘇氏,而將蘇氏完全交給蘇博海之後,他勢必會讓江曼荷和蘇婕介入,有了她們,蘇氏能好麼?

況且,她也覺得,要為蘇致遠將蘇氏打理好,將來好交到他的手上。

現在蘇唯能夠自己想通,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了。

蘇致遠長大後,會怎麼選擇還不一定,所以,冇必要再為了蘇氏耿耿於懷。

“那你打算做什麼?”孫楚問。

“打算開個婚慶公司。”蘇唯微微笑了一下,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

“那真是太好了。”她一說出來,孫楚立刻就出聲讚成,因為孫楚是知道的,蘇唯之前的夢想就是想開個婚慶公司,隻是這麼多年來,她都被綁在蘇氏了而已。

她之前就覺得自己所坐的一切應該要為蘇氏服務,所以她完全都將自己的夢想給埋冇了。

現在不是挺好?她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也不用再為蘇家那群人操碎了心。

按她所說的,其實就該離那群人遠遠的纔好,不必要再去理會他們。

反正蘇博海也冇當蘇唯是自己的女兒,估計在他的心中,他這大女兒,就和一個敵人差不多。

有哪個做父親的,會時刻的防著自己的女兒的麼?

有哪個父親會想法設法的將女兒趕儘殺絕麼?

所以,孫楚覺得,蘇博海哪裡值得蘇唯再去為了他而費儘心思?

……

和孫楚在電話裡說了一下之後,蘇唯又在週末和她約去外麵,兩人坐在一起好好的商量了到底這個婚慶公司要怎麼弄,兩人還去看了地方。

本來陸斯予是打算幫她找地方的,但是蘇唯拒絕了,她倒不是和他客氣,隻是覺得這也是自己創業的一個過程,過程可能不太容易,也比較奔波勞累,但是她是享受這樣的過程的。

週五晚上,蘇唯回來的比較晚,回來的時候,客廳空蕩蕩的,隻有一盞專門為她而留的燈,陸莞爾和蓉姨估計都已經睡著了。

她先去了陸莞爾的房間看她,然後纔回去自己的房間的,剛走進去,她整個人就被人從背後騰空抱起來,身體突如其來的騰空,讓她嚇了一跳,等反應過來,她人已經被壓在牆上,緊接著,霸道的吻便像是狂風暴雨般的落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