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莞爾先是點了點頭,又想到了一件事,她小小的頭顱低了下來:“可是奶奶她好像也生氣了……”

孩子雖然小,但是很多東西她還是能夠看得明白的,她一直都知道徐傲秋不是很喜歡自己,她看到彆的小朋友和自己的奶奶都相處的挺好的,她也覺得難受,但是她不知道怎麼去討好徐傲秋,因為好像無論她做什麼,徐傲秋都不會注意到她的……

麵對此刻的陸莞爾,蘇唯不知道自己能說什麼,她將女兒抱在自己的懷裡,親了親她的發頂:“奶奶也冇有生氣,所以爾爾不要想太多了好不好?等明天去和他們道個歉,然後就好了好不好?”

陸莞爾立刻點頭:“好。”她知道自己做錯事了,既然做錯事就要道歉。

蘇唯看她也累了,便將她放下來,幫她拉上了被子:“爾爾睡一會好不好?”

陸莞爾揉著眼睛點頭:“媽媽,我們今天是不是不能去遊樂園了?”她看陸斯予剛剛的態度,肯定不會帶自己去了吧?

蘇唯笑了笑:“等下週媽媽再陪你去。”

陸莞爾的語氣小心翼翼而又充滿了希冀:“下週爸爸還會不會和我們一起去?”

蘇唯臉上的笑容僵住,緩了一會她才道:“爸爸很忙,他有工作要忙,我們腳上小舅舅吧好麼?”

“好……”

陸莞爾確實是累了,所以很快就睡著了,這個時候,陸老夫人敲了門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她站在床邊看了一會,聲音放得很低:“爾爾睡著了吧?”

蘇唯點頭,她便道:“你跟我過來。”

蘇唯跟著她來到了樓上的陽台,陸老夫人看著她道:“阿唯,讓你受委屈了……”

搖了搖頭,蘇唯道:“本來就是我不對,所以纔會進去那個房間的,還將那個水晶球打破了,我很抱歉。”

“這不是你的錯,爾爾年紀小更不知道這些,也不能怪你們,隻是瀾希走了這麼多年了,那個房間還一直保留著,也一直不讓彆人進去的,所以看到你和爾爾進去,他們纔會這麼大的反應,那個水晶球是斯予當年送給瀾希的生日禮物,是她十八歲那年送的,也是從那天起,所以他們纔在一塊的,所以那東西有特殊的意義……”

她頓了頓,拉過蘇唯的手過來輕輕地拍了拍:“但是阿唯,那些都是過去的了,現在你纔是斯予的妻子,所以你不必去想太多,隻需要牢牢抓住斯予的心就好,他的心遲早也會有你的,懂麼?”

蘇唯沉默下來,她心裡苦笑,抓住陸斯予的心?她能麼?

紀瀾希即使是不在這個世界上了,但是這麼多年來還不是一直霸占著陸斯予的心?

她明白陸老夫人和她說這麼多是想告訴她,不必去在乎一個死去的人,也是在寬慰她。

陸老夫人是為她好,所以蘇唯也不可能不領情,她點了點頭,讓自己扯出一抹笑:“我知道。”

蘇唯擔心陸莞爾,所以便在她房間陪了她許久,再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她往自己的房間走去的時候,路過了紀瀾希的房間,那裡緊閉著房間門,而光纖額從門底下的縫隙透出來,顯然,有人在裡麵。

她先是回到了房間,然後又去了書房,但是都冇有陸斯予的身影,所以顯然,在紀瀾希房間裡的一直是他。

這一夜,蘇唯洗了澡躺在床上,卻輾轉反側,怎麼都睡不著。

既然睡不著,她也不願意勉強自己,索性睜著眼睛到看著天花板。

她的腦海裡一直在胡思亂想,控製不了的胡思亂想,越想越是睡不著,最後是一夜無眠。

如她所想的那般,陸斯予一整晚都冇有回來,早上她早早就起來了,送陸莞爾去了幼兒園後,她又開車在安城的各大商場轉,走了很久,也冇有找到相似的水晶球,最後,她實在是累了,便去了一家咖啡店裡準備休息一下,可在路經前台的時候,她的眸光一下子便被那裡放著的一個水晶球給吸引了眸光。

她站在那裡細細的看了許久,發現這個水晶球雖然和陸斯予送給紀瀾希的那個不完全一樣,但是已經是她找了這麼久以來看到的最相似的一個了。

她將自己的情況和店主說了,央求了她許久,才從她手中將這個水晶球買下。

買了水晶球之後,她冇有回去陸家和蘇氏,直接開車去了陸氏。

和陸斯予結婚這麼多年,但其實蘇唯從冇有來過陸氏,也冇有和他一起出席過什麼活動,再加上她一向很低調,所以陸氏甚至整個安城的人都不太認識她。

來到陸氏大樓,她被總檯小姐接攔下來:“小姐,請問您找誰?”

“你好,我想找一下陸斯予。”

“你想找陸總?有預約麼?”總檯小姐聽到她的話,立刻暗暗地打量她,看她容貌精緻嬌豔,打扮時尚,以為她有是哪個妄想攀龍附鳳的女人,眼神也慢慢的帶著鄙夷:“陸總很忙,所以小姐您要是冇有預約的話,請回去吧。”

蘇唯微微的笑了一下,看著她:“我叫蘇唯,是你們陸總的妻子,妻子見丈夫也需要預約麼?”

那總檯小姐聽到她的話,臉色李可染就變了:“陸太太,對不起……”

蘇唯微笑:“你說的話冇有錯,隻是你的眼神不太好。”

剛好在這個時候陳彧走下來辦事,看到了蘇唯,愣了一下才道:“陸太太,來找陸總?”她和陸斯予結婚幾年,都冇有來過陸氏,所以今天在這見到她,這倒是一件奇事。

蘇唯點頭:“他在麼?”

“在的。”陳彧帶她去了專屬電梯:“您跟我來。”

陳彧帶她來到陸斯予位於頂層的辦公室便離開了,蘇唯看著緊閉著的門,卻忽然覺得有些緊張,她深深的呼吸了一下,然後敲門。

“進來。”

陸斯予的聲音有些沙啞,明顯是休息不好的緣故。

蘇唯推開門,看到男人位於辦公桌前,卻罕見的冇有在處理檔案,修長白皙的手指間拿著一個物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