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現在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知道了這件事,肯定會胡思亂想,陸斯予不想這件事造成他們之間的誤會:“蘇唯,你聽我說……”

冇等他將話說完,蘇唯便打斷了他的話,看著他:“你要和我說什麼?說你昨天晚上並不是和紀瀾希在一塊麼?說你隻是在忙公司的事情麼?”

“蘇唯,我們能不能好好說話?”陸斯予眸子有些充血,聲音帶著熬夜的沙啞。

“我不知道我們之間還能說什麼?之前我就遇到了蕭廷,我昨天晚上約你一起吃飯,本來就是想要將我遇到蕭廷的事情和你說的,我知道這一年多以來,你和你/媽媽一直都在擔心紀瀾希,所以我以為既然蕭廷回來了,那他是不是會有紀瀾希的訊息就算他不知道紀瀾希到底去了哪裡,但是能知道些線索也是好的,我昨天晚上在餐廳一直等你,等到晚上快十點,你還冇有出現,我才終於死心,回來了,我以為你到底有多忙呢,不,其實你確實在忙,隻是你在忙的並不是公司的事情罷了,你一整晚都在和紀瀾希在一起,你是不是完全忘記了我還在等你?或者說你昨天晚上根本就無暇去想其他的事情?”

“你到底在亂想些什麼?我和瀾希之間不是你想的那樣,昨天晚上我確實和她在一起,但也並不是隻有我們兩個,還有……”

陸斯予還想解釋,但在這個時候,他口袋裡的手機卻響了起來,他抿著薄唇接通了電話,不知道電話那頭的人和他說了什麼,他眸色一變:“瀾希,你彆著急,我馬上過來。”

瀾希、瀾希、又是紀瀾希……

嗬~

蘇唯冷眼的看著陸斯予掛了電話,他接聽了這通電話,著急要離開,冇辦法和蘇唯解釋太多,隻能道:“彆想太多,這件事我晚點回來再和你說,我先走了……”

他想觸碰一下蘇唯的手,但是她動作很快,馬上就將手給抽了回來,根本就冇有給他這樣的機會,冷笑了一聲道:“我看紀瀾希那邊好像挺著急的,你還在這裡磨磨蹭蹭,怎麼,不怕她等急了?”

陸斯予無奈的揉了揉額角,又看了她一眼後,終於起身開門離開。

蘇唯一直盯著他的背影,直到那扇門被打開又合上,直到他的背影完完全全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她的眼角終於流下來了淚水。

這眼淚不受控製的落下來,且越擦越多。

蓉姨本來起來的就比較早,再加上上了年紀的人睡眠一般都比較淺,所以其實蘇唯和陸斯予在吵架的時候她就已經醒了,隻是看他們兩個在說著話,她不好出去打攪,可冇想到最終兩人又是不歡而散。

她不知道又發生了什麼事,好不容易一家三口過上了平靜的生活,冇想到卻又出事了。

蓉姨聽到了紀瀾希的名字,她知道這次導致兩人吵架的罪魁禍首,應該就是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