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陸斯予笑道:“就是不知道你/媽媽忙不忙,她能不能和我們一起去吃飯?”

陸莞爾聽完,馬上就抬起頭,對在擦桌子的蘇唯道:“爸爸,後天我們一起去吃飯吧,好不好?”

本來昨天晚上陸莞爾就問過自己了,蘇唯知道她在打什麼主意,雖說她並不想和陸斯予一起吃飯,可是怎麼說都是陸莞爾的生日,她也不想讓她失望,反正就隻是吃個飯而已,她便點了點頭:“好。”

聽到蘇唯的回答,陸莞爾開心的拍手:“太好了,那爸爸,後天晚上你記得要早點到知道麼?”

陸斯予好笑道:“好,爸爸那天一定早點到。”

陸莞爾聽到他這麼說,這才放心下來。

……

陸斯予這幾天都是一個人睡在客廳的,主臥室的房間門蘇唯一直冇讓他進去,他試過不知道多少次了想回主臥室睡,但蘇唯每次也不說什麼,隻要他進去了,她就收拾東西,她的意思還不明明白白麼?她就是不想和他待在一個房間裡。

今天好不容易他回來的這麼早,而且蘇唯也答應後天晚上他們一家三口一起吃飯,雖然他知道8她會答應的原因隻是不想讓陸莞爾失望,但是他也覺得她是鬆口了,也給他一個機會了,不再為了紀瀾希的事情再和他吵下去了。

所以晚上,當蘇唯去了陸莞爾房間給她講故事後,他冇有像是往常那樣去客房睡,而是將自己的東西搬回到了主臥室裡。

等蘇唯從陸莞爾的房間出來回到主臥室的時候,她就發現陸斯予已經躺在床上了。

蘇唯已經洗了澡,此刻穿著睡衣,她看見這樣的畫麵後,二話不說,轉身就打算離開房間。

既然他想念主臥室,那就讓他睡好了,這房子又不是隻有一間房間。

陸斯予的速度也很快,看見她離開,他快速的從床上起來,然後跑過去攔在她麵前,擋住她的去路。

她動作這麼快,蘇唯被嚇了一跳,直接的反應便是皺眉:“你乾什麼!”

陸斯予依舊擋在她麵前:“不準走。”

蘇唯瞪著他:“走開。”

他依然不為所動,蘇唯也不和他廢話,直接往旁邊走去,繞過他,但這男人就是鐵了心的不讓她走,也不要臉了,忽視她的冷言冷語,伸出手將她抱起來,不顧的掙紮,抱著她往房間裡麵走去。

“陸斯予,你乾什麼,快放開我。”蘇唯手腳並用的在掙紮。

而他則越抱越緊:“不放。”

蘇唯氣壞了:“你這個不要臉的神經病。”

陸斯予聽到這些話也絲毫冇生氣,他寧願她這樣對他,也不想她像是前幾天那樣對他冷冰冰的,那會讓他受不了。

他低下頭微笑著看著她:“你罵吧,隨便罵,隻是蓉姨和爾爾都睡著了,等會你把她們都吵醒了,過來圍觀我們,我是沒關係,但就怕你覺得不好意思。”

“陸斯予,你無恥!”蘇唯咬牙切齒的道。

“爸爸,媽媽,你們在乾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