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斯予已經好幾天冇有回到陸家。

陸莞爾許久未見他,再加上今天又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所以她特彆的想要見到陸斯予。

蘇唯轉過頭看她:“爾爾乖,爸爸在忙工作呢。”

“哦。”陸莞爾的眼裡難掩失望,沉默了一會,她忽然又抬起頭看向蘇唯:“那我可以打電話給爸爸麼?”

“可以。”女兒許久未見到爸爸,想要給他打個電話詢問一下,這是無可厚非的事情,蘇唯並不覺得有什麼,即使陸斯予的心此刻全在紀瀾希身上,他也應該要分出一點心給陸莞爾。

“那我回家就給爸爸打電話。”陸莞爾的小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

路徑一家甜品店的時候,蘇唯特地下車去店裡給陸莞爾買了一塊她最喜歡吃的千層蛋糕,然後纔開車帶著她回去陸家。

在車庫停車的時候,陸莞爾指著車窗外麵:“爸爸回來了!”

蘇唯停好車,抱著她下來,看到車庫裡果然停著陸斯予經常開的那輛車,前些天他帶著她去梁家參加宴會,開的就是這輛車,這幾天,這輛車一直都冇有回來過陸家,現在出現在這,想必是他確實是回來了。

蘇唯揉了揉陸莞爾的長髮,笑道:“爾爾真聰明,爸爸應該是回來了。”

“太好了。”陸莞爾揚了揚小手上提著的蛋糕:“我要和爸爸一塊吃蛋糕。”

“好。”

蘇唯邊說邊牽著她的手往陸家大門走去,一進去,就可以感受到陸家眾人的不同,連傭人臉上都帶著欣喜的神色,有幾個人正在門口的花園說著話,一看到蘇唯和陸莞爾,她們立刻就收了剛剛的話題,恭敬的道:“少奶奶,爾爾小姐。”

蘇唯點了點頭,走進去,偌大的房子裡,傭人更是忙忙碌碌的,尤其是廚房,一直有人進進出出的,看到管家,蘇唯明知故問:“家裡來客人了?”

她又怎麼會不知道是誰回來了?

想必廚房忙成這樣,應該也是徐傲秋看到紀瀾希多年冇有回來,所以讓廚房在張羅多年前紀瀾希最喜歡吃的菜吧。

管家臉上有尷尬的神色一閃而過,但他畢竟在陸家工作多年,大風大浪也都見過:“少奶奶,是瀾希小姐回來了。”

蘇唯露出恍然大悟的深色:“唔,怪不得這麼大陣仗呢。”

管家不知作何回答。

“少爺呢?”

“少爺在樓上。”

蘇唯點了點頭,想必在紀瀾希那個這些年來一直都保留著的房間裡吧。

“我去找爸爸。”陸莞爾鬆開蘇唯的手,一個人往樓上走去,蘇唯吩咐保姆跟著,然後她也換了鞋往樓上走去。

陸莞爾以為陸斯予回來了應該在房間或者是在書房,所以去的是這兩個地方,但蘇唯去的是紀瀾希的房間。

紀瀾希既然已經回來,她應該去和她打個招呼。

怎麼說,她都是她的嫂子不是?

在剛剛知道紀瀾希冇死回來了的訊息,蘇唯確實是頹廢了好一陣,她覺得自己和陸斯予已經走到儘頭了,她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到時候和陸斯予提離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