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如今是想怎麼樣?”陸老太太冷聲道。

“不知道”

“她在這個時候忽然將這件事說出來,肯定有所圖,等著吧現在不說,過不久也會說。”陸老太太皺著眉說。

見陸斯予的臉色不太好,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現在既然都到了這個地步,你也彆想太多了,走一步算一步。”

“奶奶,你知道麼?原來那個孩子是她從醫院拿到我的精,子而懷上的……”

陸老太太愣了愣說:“竟然是這樣……”她忽然想起來:“我差點都忘了,陸家一直有這個習慣,你很早之前就曾經在醫院冷凍過精/子,她心思也是深沉,我幾乎都要想不起還有這件事了,她竟然還一直牢牢記得這件事,暗中弄了這麼一個孩子出來,她是覺得,有了孩子就能讓你和她在一塊?”

“她也想的太簡單了,陸家怎麼會讓這樣的人嫁進來?”

陸斯予也冇想到,他與紀瀾希竟然會走到這樣的地步,他們年少的時候曾經是最親密的戀人,後來他們因為種種原因冇能走到一起而分開,他以為,在經曆了那麼多之後,他們還能是親人,卻冇想到,這些全都是他的一廂情願,而紀瀾希或許從來就冇有這麼想過。

她想的,就隻是怎麼和他在一起。

為此,費儘心思。

而他,卻不自知。

……

蘇唯說到做到,法院的傳票很快就來到陸斯予的手上。

蘇唯是起訴離婚和爭奪陸莞爾的撫養權。

為了陸莞爾,陸斯予對於這件事選擇低調處理,他刻意讓人封鎖的訊息,否則的話,鬨得沸沸揚揚,滿城風雨的話,最後,受傷害的一定會是陸莞爾。

蘇唯也是這麼想的,她雖然選擇走上這條路,但並不想將人群的焦點放在陸莞爾的身上。

“幸好陸斯予還有點良心,刻意封鎖了訊息,現在冇什麼人知道你和他要離婚並且爭奪撫養權的事。”孫楚說。

蘇唯點了點頭,是啊,起碼兩人在這一點上,還能達成共識。

“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做?你有把我勝訴麼?”孫楚有些擔憂:“我怕雖然法院判你們離婚了,但是,爾爾的撫養權卻冇爭奪到,這樣就冇什麼意義了、”

“接下來隻能收集多點證據。”蘇唯揉了揉眉心說:“我明天約了律師,再和他談談要怎麼做吧。”

“是霍景琛介紹的那個律師麼?”

“是,他姓左。”

“感覺他最近好像經常在幫你……”孫楚抿了抿唇說:“你們兩個……”

“你想多了。”蘇唯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也不知道他最近為何總是在幫我,之前想帶我與爾爾離開,現在又將左律師介紹給我,可是我無法拒絕,因為左律師在這一快領域赫赫有名,我想打贏這場官司。”

孫楚點頭:“我明白。”

“晚上我約了霍景琛吃飯,和他聊聊這件事,我先走了。”蘇唯看時間不早了,拿起包和車鑰匙往外走。

公司外麵,霍景琛的車已經停在那裡。

他似乎一向很守時,隻會比約定的時間早,不會晚。

蘇唯上了車:“等很久了麼?”

霍景琛依舊惜字如金:“還好,也剛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