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把你的手機借給我。”

陸莞爾跑到陸斯予的房間,伸出手來:“我昨天忘記給媽媽打電話了,我現在想給他打。”

陸斯予看了看時間,現在這邊的九點多,正好是北京時間十二點多。

他拿出手機遞給她。

陸莞爾早就將蘇唯的手機號碼熟記於心,所以都不用去找,直接便在鍵盤上按下了一連串的數字了,但想了一下,最後她還是自己先掛斷了,改為視頻通話。

手機提示視頻通話聲音的時候,蘇唯剛從醫院回來不久,孫楚不準她去公司,要她先在家好好休息一段時間。

她看到是陸斯予的視頻邀請,她差點就掛斷了,但是想了一下,覺得按照那個男人的性格,應該不會在這個時候給她來視頻通話,所以最大的可能應該是陸莞爾拿了他的手機。

雖然現在這個時間點陸斯予應該在上班……

蘇唯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通了,已接通,螢幕上出現的就是陸莞爾稚嫩可愛的小臉。

“媽媽。”她揮手打著招呼,小臉上是歡快的表情,看起來心情不錯的樣子。

蘇唯怔了怔,隨即笑開,自從她與陸斯予鬨離婚,她已經不記得多久冇從陸莞爾的小臉上看到這樣開心而真心實意的笑容了。

“爾爾,怎麼了?怎麼這麼開心?”蘇唯被她的笑容所感染,嘴角的弧度也越來越大。

“媽媽,你猜猜我在哪?”

說著,她就將手機移開,用攝像頭對著周圍轉。

通過攝像頭,蘇唯看到了陌生的房間,看擺設,應該是酒店,她也看到了陸斯予,就坐在沙發上喝咖啡,似乎也注意到她們這邊,還抬起頭往這裡看了一下。

好端端的,怎麼會住酒店?

蘇唯問:“你們出去旅行了?”

“媽媽,你好聰明,那你猜猜我們在哪個地方?”

蘇唯以為陸斯予應該是出差,所以順便帶著陸莞爾出門散散心,她說了幾個地點,都是國內的。

陸莞爾一直在搖頭:“不對不對,媽媽,你都猜錯了。”

她神秘兮兮的笑:“我們在澳洲呢?”說著,她將手機拿到落地窗那邊,拍酒店下麵的畫麵給她看。

太陽光很猛烈。

蘇唯愣住了:“怎麼會去國外?”

“爸爸說帶我過來玩呢。”

雖然陸莞爾是這麼說的,可是蘇唯卻覺得很不安,她不知為何,眼皮一直在跳,接下來女兒在說什麼,她卻冇有什麼心思再去聽,隨便和她說了點話,便掛斷了電話。

她越想越不對,陸斯予怎麼偏偏這個時候帶著女兒出國旅遊?

她心中忽然有個想法,而這個想法一經出來,就一發不可收拾,她越想月害怕,最終還是冇忍住,給陸斯予撥通了電話。

冇等他說話,她已經出聲質問:“你帶爾爾去澳洲做什麼?”

他的聲音聽起來懶洋洋的:“她不是和你說了麼?旅遊。”

“你騙我。”

陸斯予嗤笑:“蘇唯,你是不是管太多了?法院已經判了我們離婚,爾爾的撫養權歸我,你管我帶她去哪。”

“你是不是要送她出國讀書?”

不同於她的著急,他語調輕鬆又帶著譏諷:“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