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景琛眸光在三人當中流轉,最終還是不動聲色的笑了笑:“你們慢慢吃,我還有朋友,我先過去。”

蘇唯點頭,陸莞爾也朝他揮了揮手:“舅舅,再見。”

霍景琛的身影漸漸的遠去,陸斯予也將眸光收回來,看向蘇唯:“你們什麼時候相處的這麼好?”

蘇唯皺了皺眉,看向他:“很好麼?隻是普通的打招呼而已,況且,他不是你哥哥麼?”

如果說從前,她還站在這個男人這邊,對霍景琛同仇敵愾,如今,她明知道他不喜歡什麼話,卻偏偏要說什麼話,就是要往他胸口捅刀子纔開心。

陸斯予轉頭看向他:“他是我哥?他也配?”

“配不配這個問題和我無關,我隻知道你們兩身上流著相同的血。”

陸斯予眸光幽深,嘴角的笑容帶著譏諷:“蘇唯,我怎麼不知道你這麼在乎血緣關係,可我看你和蘇婕的關係好像也不怎麼好?”

蘇唯笑道:“可是我從不否認我們有血緣關係啊。”

陸斯予勾起嘴角:“是麼?”

蘇唯還想說什麼,陸莞爾的聲音在此時傳來:“爸爸媽媽,你們在說什麼?我都聽不懂?”

其實她是覺得這兩人似乎又要吵起來了,所以纔出聲的。

果然,陸莞爾的聲音將蘇唯的理智給喚了回來,她有些懊惱,究竟和陸斯予在爭執什麼?還是還陸莞爾的麵前,有意義麼?

隻會讓陸莞爾擔心而已,逞口舌之快而已,冇有一點的意義。

她抿了抿唇,對著陸莞爾搖了搖頭,隨後又道:“我去一下洗手間,爾爾要去麼?”

陸莞爾搖了搖頭,蘇唯便拉開椅子,往洗手間走去。

她站在洗手檯前麵,開了水龍頭,捧起一把水洗臉,讓自己清醒一些。

鏡子麵前的女人,臉色不太好,估計是睡得不好的緣故。

她歎了歎氣,還是給自己提醒,在陸莞爾

麵前還是要注意些。

做好這些心裡建設後,她離開洗手間,卻在外麵發現一抹高大的身影。

霍景琛正揹著她抽菸,她出來的時候,他後背似乎長了眼睛,立刻轉過了頭,將煙在垃圾桶上麵按滅,快步的走向她。

蘇唯不知道他要乾什麼,不自覺的往後退了好幾步,但還是被他拉住。

“你乾什麼?”

霍景琛冇迴應她,拉著她往偏僻角落走去。

他人高腿長,腳步又快,蘇唯穿的是高跟鞋,差點就跟不上,她不斷的掙紮:“霍景琛,你要帶我去哪裡?”

霍景琛還是不說話,隻往前麵走,直到在一個角落裡,他才鬆開手。

蘇唯扭動了一下被弄疼的手腕,看向他:“給我一個你這樣做的解釋。”

霍景琛抱著手臂看著她:“那你呢?是不是該給我個解釋?”

蘇唯疑惑:“我該給你什麼解釋?”

霍景琛道:“你和陸斯予是怎麼回事?連離婚官司都打了,如今你卻又和他在一起?彆告訴我你們已經複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