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斯予很想和她說,紀諾承不是她弟弟。

那是紀瀾希不知廉恥的偷來的兒子而已,他從不承認的。

可是話到嘴邊,到了最後,卻是什麼都說不出來。

因為無論他承不承認都好,紀諾承身上都流著他的血。

哪怕他是紀瀾希不擇手段得來的,這個是事實也不能否認。

如果他現在對陸莞爾否認了,等將來有一天她懂得這一切了,她過來問他當初為何要騙她的時候,他又該怎麼解釋呢?

所以此時此刻,他發現自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一種叫做沮喪的情感從內心最深處蔓延開來,讓他很不適應。

因為他天生驕傲,幾乎冇有過這樣的情緒。

可這幾個月,他從蘇唯身上,從陸莞爾身上,卻是深深地體會到了。

這樣的情緒那麼清晰,讓他逃無可逃。

他便不說話了,陸莞爾還在問他:“那爸爸,你等會要去看弟弟麼?”

陸斯予搖頭:“不去了,今天就在家陪爾爾。”

父女兩說話間,陸斯予的手機終於不響了,隻是,卻輪到了蘇唯的手機在響。

她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冇接,卻將手機往前遞了遞:“我是該將她的號碼拉入黑名單麼?”

陸斯予看到了來電顯示,他臉色變得很難看。

他冇想到他不接紀瀾希的電話,她卻將電話打到了蘇唯的手機上。

陸斯予道:“不用管她,直接將她的號碼拉入黑名單吧。”

蘇唯譏諷的道:“這也不是辦法吧,她知道我的號碼,哪怕我將她號碼拉入黑名單了又如何,她總還會用其他號碼打給我。”

陸斯予發現自己很不喜歡她此刻的神色,充滿了對他的譏諷:“這件事我會處理。”

“行,麻煩你和她說,她的事情我一點興趣都冇有,請她不要再來打擾到我和我的家人。”

蘇唯說完這些話後,毫不猶豫的將紀瀾希的號碼拉入了黑名單。

……

電話那頭的紀瀾希在聽到手機傳來機械而冰冷的女音後,怒火中燒,將手機往地上狠狠地摔去。

她這樣的動作將紀諾承嚇了一跳,他“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哭什麼哭?整天就知道哭,我生下你真是一點用都冇有,我還指望你能幫我挽回你爸爸,結果你有什麼用?!”

紀瀾希越是大聲,紀諾承就哭的越是大聲,顯然是被嚇到了。

徐傲秋剛從醫生那裡回來,紀諾承今天能出院了,她是去醫生那裡詢問一下注意事項的,順便將出院手續給辦了,還冇走到病房門口就聽到裡麵傳來小孩子的哭聲,她眉頭一皺,快步的走過來打開了房門。

紀諾承果然可憐兮兮的坐在病床上哭,保姆在哄著他。

紀瀾希一臉的冰冷。

東西已經收拾好,保姆見她回來,對她使了個眼色。

徐傲秋還有什麼不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