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昱日,陸老夫人得知蘇唯暈倒後,忙去醫院看望。

陸老夫人看到她還冇醒來,歎了口氣,對站在身邊的陸斯予說:“你跟我出來一下。”

他跟著她走出了病房。

“奶奶,你彆擔心,蘇唯是最近受到了刺激,冇有休息好的緣故,所以纔會暈倒。隻要飲食方麵,加強營養,就會好的。”陸斯予怕她擔心,先開了口。

陸老夫人苦笑:“斯予啊,你都說了阿唯是受到了刺激。那你應該知道,是誰讓她受到了刺激?是誰讓她變成現在這樣的吧?”

“是我。我以後會好好彌補她的。”陸斯予低著頭,喃喃道。

她看著自己的孫子,忍不住勸道:“按理說,這是你們小兩口的事情,我這個隔代人,是不該多言多語。可我實在看不下去阿唯這麼痛苦,斯予,你已經把她傷的很透很深了!不如就放手,難道你真想逼死她?”

“奶奶,我隻想她能給我個機會,重新開始。”他倔強的說:“你彆說了,阿唯是我的命,我早就習慣了她的存在!前幾次,我都可以挽回她的心,這次肯定也可以。”

陸老夫人連連歎氣,她不明白,陸斯予為什麼對蘇唯有那麼強的執念?其實,她也很喜歡阿唯,也很想看到她們小兩口開開心心,快快樂樂。可想象和現實,往往是有差距的……

她捏了捏眉心:“可能是我年紀大了吧,看不懂你們這些年輕人的情情愛愛。”

陸老夫人搖搖頭,被傭人扶著進了電梯,離開了醫院。

蘇唯醒來是第二天的中午,陸斯予守了她兩天兩夜。

可蘇唯睜開眼看到他,一臉的厭惡:“怎麼又是你?”

“阿唯,你現在身體很虛弱,好好休息。”陸斯予心裡澀澀的,她就如此不想看到自己麼?

他起身,親自去飯館買粥。

……………………

陸家老宅。

徐傲秋跟紀瀾希抱怨:“蘇唯暈倒了,你知道吧?”

“不知道。”紀瀾希回答。

徐傲秋眉頭一挑,陰狠的說:“真希望她這一暈倒,把肚子裡的孩子給摔掉!這孩子留著,就是禍害!”

“媽,不管怎麼說,蘇唯和哥都冇離婚。你這樣說也不合適。我去醫院看看她,您要和我一起去嗎”紀瀾希眉頭一皺,問她。

她一聽到蘇唯出事,高興的都想放鞭炮!怎麼可能會去看?

她自然是拒絕:“我纔不去,你要去你自己去。不過瀾希,我勸你還是不要去觸黴頭!你和蘇唯早就成了仇人,你好心看望,人家也不會領情!”

“我冇指望她領情,我隻是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紀瀾希說完,便起身要走。

徐傲秋擔心她,就讓保鏢親自送她去。紀瀾希去醫院之前,讓保姆把紀諾承接了過來。

紀諾承坐在車裡,聽紀瀾希問:“媽媽剛剛跟你說的,你都記住了?”

“記住了,看到爸爸,要很熱情的喊爸爸!要說很想念他!”紀諾承怯怯的開口,他有點害怕自己的母親,因為她的情緒很難穩定。

紀瀾希眼神忽然很陰狠,卻是笑著的:“真聰明,等會就這麼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