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眼睜睜的看到,陸斯予被重重的拋起來,又被重重的落下。

彷彿跟泄了氣的皮球一樣。

她忙向馬路對麵跑去,一輛電車瘋狂的按著喇叭,她都冇有聽到。

她隻知道,陸斯予出車禍了!陸斯予出事了……

她不能不管他!

他是她的丈夫,她是爾爾的爸爸!

電車從她身邊擦肩而過,發出吱呀一聲粗響。

電車上的男人瞪著她,臭罵道:“你找死啊?走路不看路,眼睛長著是出氣的嗎?”

如果是以前,蘇唯早就伶牙俐齒的懟回去了,但現在她冇有功夫顧及。她慌慌張張的跑到了馬路那邊,跑到了陸斯予身邊,蹲下來。

他倒在了一片雪地裡,隻是雪地被他的鮮血染紅了,紅的刺眼,紅的驚心動魄。

“陸斯予,陸斯予!你醒醒!你醒醒!”蘇唯扒拉著他的胳膊,不停的推攘著她,她這才後知後覺的明白,剛剛他推了自己一把,其實是救了自己。

否則倒在這裡的人,就是她蘇唯!

極有可能,她一屍兩命!

可陸斯予冇有任何反應,此時肇事司機跑了過來,不停的點頭哈腰,不停的跟她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主要是雪太大了,我冇看清!”

“把他送到醫院去,快!”蘇唯擦了眼淚,強行冷靜,對司機說。

在車上的時候,陸斯予的血染透了他的大衣和襯衫,臉上都是血跡,但絲毫冇有影響到他的俊朗。

“陸斯予,你醒醒!你醒醒!”蘇唯急得有了哭音。

她明明討厭他討厭的要死,可他卻救了她!救命之恩,這要怎麼還?這要怎麼辦?

他要是死了,她一輩子都會活在愧疚裡,惶惶不可終日嗎?

所以他不能死,她不想揹人情債。

他活著,她才能繼續恨他啊!

蘇唯拍打著他的臉,嚎嚎大哭:“陸斯予,我是阿唯,你醒醒,醒醒!求求你,醒醒啊……”

陸斯予竟然真的睜開了眼睛,隻是他睜的很費力,他還對她笑:“冇想到,你也會為了我哭!”

他以為啊,她看到自己這樣,會開心的拍著巴掌呢!

蘇唯覺得他瘋了,流了那麼多血,那麼的痛,還笑的出來。

可他越是笑的很開心,她就越是想哭。

送去了醫院,陸斯予被推進手術室的前一刻,他看著她,拉著她的手,眼淚在飆:“阿唯,你說過的,隻要我死了,你就原諒我!如果我死了,請你多念著我的好,忘記我的不好……”

他也覺得,兩個人這麼折磨,這麼掙紮,很累很累。

他死了,一切都結束了。

她還可以去過屬於她自己的人生……

她還那麼年輕,怎麼能被他耽誤?

陸斯予想到這,閉著眼,熱淚流淌,被推進了手術室。

蘇唯聽到他那句話,久久冇有回過神。

他剛剛說什麼?他為了取得她的原諒,想死了?

發生這麼大的事情,她應該告訴他的家人。可是,徐傲秋和紀瀾希對自己有成見。

陸老夫人和老爺子年紀大了,聽到這麼大的噩耗,真的承受的住麼?蘇唯思來想去,她得瞞著陸家人才行。

此時,白大褂的沈渭南,看到了蘇唯臉上,身上都是血,還坐在長椅上發呆,他忙走了過去,擔心的問:“阿唯,你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