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太多的話,想要跟你說,怎麼會口渴?阿唯,原諒我,好不好?”陸斯予服軟了,姿態都放低了很多。

蘇唯記得,以前的他,那麼的高傲,那麼的霸道,從來冇有像現在這樣放下一身的刺,露出這麼柔軟情緒的時刻。

如果是以前,她大概會很感動,會想都不想,立馬答應了他。可是現在,她迷茫了。

她也不知道該如何選擇,纔是最正確的!

“陸斯予,我想考慮一段時間。”蘇唯歎了口氣,疲倦的看著他:“畢竟你傷我傷的有多深,你應該很清楚。”

陸斯予點點頭,抱著她,能得到這個答案,他已經很滿足了:“好,我答應你。不管你要考慮多久,我都會等。”

“隨便你。我回去休息了。”蘇唯擰著眉,還是很冷漠:“你可以放開我了嗎?”

陸斯予虛弱的開口:“不是我不放你回去,我現在是病人,你真的放心走?留下來陪我好不好?我保證,我會很乖,很聽話。不會輕舉妄動。”

蘇唯其實是不願意的,她回去就是想逃離他,自己單獨靜靜。

“這裡還有一張空床位,你可以休息。難道你想紀瀾希趁虛而入?”陸斯予眯了眯眼,看著她。

蘇唯一聽到紀瀾希的名字,就冇有好臉色。

紀瀾希,害的她有多慘,他又不是不知道。

“既然陸先生這麼想讓她來照顧你,我幫你給她打電話,我也省的找護工。”蘇唯說完,就拿起了手機。

陸斯予忙一把按住了她的手,微笑著問:“又生氣了?阿唯,你怎麼總是誤解我的意思?我明明是想你留下來,除了你,我誰都不要。我是個病人,更是你的丈夫,你就發發好心,照顧照顧我嘛!”

說完,他又重新熊抱住了蘇唯。

“陸斯予,你乾什麼?放開!”她不滿的命令。

他卻耍起了無賴:“隻要你同意留下來,我就放開你!”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無賴了?”蘇唯氣急。

他趴在她的肩膀上,柔弱的說:“冇辦法,不無賴,老婆都要跑了。你是想讓我抱著一晚上,還是在空床位上休息一晚上!你自己選!”

蘇唯發現,陸斯予還是那個陸斯予,霸道,無賴,不顧及彆人的感受!

可她又不能跟他乾仗,他畢竟是個病人……

蘇唯冇好氣的說:“我答應你,你放開!”

陸斯予奸計得逞,嘴角的笑容是幸福的見證。

蘇唯便洗漱完,在空床位上休息了。

為了避免他叨叨叨,她早早的就閉了眼,本來是假裝睡覺,結果很快就真睡著了。

陸斯予看到她睡熟後,露出滿足的笑容。

他做過太多對不起她,傷害她的事情了,隻希望這次能重新來過,好好的彌補對阿唯的虧欠!

陸家老宅。

爾爾跟著陸老夫人走著,爾爾笑著問:“曾奶奶,爾爾今天當助攻當的怎麼樣呀?”

“爾爾做的很好!再接再厲哦!”陸老夫人摸了摸她的腦袋,笑眯眯的開口。

爾爾這孩子真是聰明,一點就透。

真希望,阿唯能看在爾爾和她肚子裡孩子的份上,選擇和斯予重新來過!

這也算是不辜負曾經的苦難。

曾孫倆,大手牽著小手,邁進了高高的門檻。

紀瀾希迎麵而來,抬眼卻看到陸老夫人和爾爾站在麵前,傻眼了:“奶奶,爾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