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斯予的耐心也慢慢耗儘了:“想離婚,可以!阿唯,你好好想清楚,離婚了,你再也看不到爾爾了!”

“陸斯予,你又來這招是嗎?除了會用爾爾逼我,你還會做什麼!”蘇唯眼淚橫流,他總是這樣欺負自己,逼著自己就範。

他真的愛自己嗎?

愛一個人,就是逼著她去做不願意的事情嗎?

蘇唯酸酸的,壓抑的不得了。

陸斯予冷著臉:“你好好冷靜,我過段時間再來看你。”

說完,他就走出了臥室。

蘇唯睡不著,便把地上的飯菜給收拾乾淨。

蓉姨回來的時候,是晚上了。

她看到蘇唯在乾活,忙阻止道:“少奶奶,您放著,這些我來乾就好了!”

“蓉姨,爾爾送回去了嗎?”蘇唯放下後,笑著問。

她點點頭:“送回去了。老夫人讓我跟您帶句話,爾爾在她那裡,您放心。”

蘇唯當然放心,奶奶對她和爾爾一向很好,要不然她也不會這個時候,把爾爾送過去。

蘇唯坐在沙發上發呆,她又想到了陸斯予的所作所為。紀蘭熙狼子野心,他放縱不管。

他幫著紀蘭熙,傷害她,逼迫她,欺騙她。

他可能是想金屋藏嬌,腳踏兩隻船吧,隻是運氣不好,被徐傲秋給說漏了嘴。

蘇唯越想,嘴巴裡便有了一股血腥味。

突然她的腦袋一栽,一口鮮血便噴了出來。

蘇唯眼前一片黑,什麼都不知道了。

“少奶奶!少奶奶!”蓉姨大驚失色,忙跑了過來。

可蘇唯還是暈倒在了地上。

蘇唯被蓉姨送去了醫院,醫生檢查了蘇唯的身體後,對蓉姨說:“病人是急火攻心,一口氣冇緩上來。你們還是少讓病人受到刺激為好,她肚子裡還有個孩子吧?”

“是。”蓉姨抹著眼淚:“我記住了。”

醫生搖搖頭,看著麵如死灰的蘇唯,一般的孕婦,都是好吃好喝,是家裡的寶貝啊。

她真是可憐,還被氣的吐血,住了院。

看來也是一地雞毛。

醫生同情的歎了口氣,就走出了病房。

蓉姨此時電話響了起來。

她見是陸斯予打來的,忙走到走廊的視窗去接電話:“陸先生。”

“少奶奶休息了嗎?”陸斯予捏了捏眉心,他一想到白天對蘇唯失控的做法,就後悔至極。

他本來想給蘇唯打電話,可是他知道,蘇唯肯定不會接的。

所以他打給了蓉姨。

蓉姨拿著手機,低聲說:“陸先生,少奶奶吐了口血,暈倒了,現在在醫院呢。”

陸斯予得知此事後,忙掛了電話,起身穿好外套,就要出門。

徐傲秋不解的問:“斯予,馬上就要吃飯了,你要去哪兒?”

“阿唯在醫院,我看看去。”陸斯予說完,就走了。

徐傲秋抱怨道:“人家根本就不想看到你,你去乾什麼啊?熱臉貼冷屁股嗎?斯予,陸斯予,你給我站住!”

她一想到,自己的兒子卑躬屈膝的去討好蘇唯,心裡就來氣。

她覺得,陸斯予是天之驕子,應該是彆人卑躬屈膝的討好他纔是啊!

怎麼現在還搞反了?

“他不去,你去嗎?人家小兩口的事情,需要你插手?你閒得慌,還是多管管你自己的丈夫!”徐傲秋聽到一個不滿的冷笑。

她回頭,卻見陸老夫人坐在了飯桌上。她被說的,臉又白又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