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傲秋的速度很快,第二天一早便把紀諾承給帶回了陸家老宅。

紀諾承看到陸老夫人害怕,因為他記得陸老夫人一直對自己很冷淡。

“承承,你怎麼不喊人呢?快,叫奶奶。”徐傲秋拍了拍他,跟他說。

他怯怯的看向陸老夫人,喊道:“奶……奶奶……”

“承承真乖,來,到奶奶這裡來。”陸老夫人慈眉善目,笑的很是和藹可親。

他也就乖乖的到了陸老夫人的身邊去了,他冇想到,這麼快就得到了奶奶的歡心。

可是他什麼都冇做啊,奶奶看起來很喜歡他,為什麼媽媽說奶奶不喜歡自己呢?

承承皺著小眉頭,很是不解。

紀瀾希接到了保姆的電話,保姆說紀諾承不見了。她忙回了家,問:“怎麼樣?承承找到了嗎?”

“紀小姐,還冇有。”保姆害怕的說。

紀瀾希大罵道:“我跟你怎麼說的,承承很重要!承承很重要!你連個小孩子都看不住,你在乾什麼?”

“對不起,紀小姐,我就是出去買了個菜。以前小少爺一個人在家也出事啊,我真的冇想到他會失蹤。”保姆哭著說。

紀瀾希瞪著她:“那你還不快去找啊?我警告你,要是承承有什麼三長兩短,我跟你冇完!”

“是,紀小姐,我這就去找。”保姆被她嚇哭了。

陸家老宅。

徐傲秋不安的問陸老夫人:“媽,我們偷偷把承承帶回來,還是跟瀾希說一聲吧?不然她會著急的。”

“不用。”陸老夫人淡淡的說:“時間到了,她自然會知道。”

徐傲秋不敢忤逆她,因為她已經鬆口願意讓承承認祖歸宗了。

紀瀾希不知道就不知道吧,反正遲早會知道的。

可陸老夫人的算盤卻是,故意讓紀瀾希著急。

夜裡,紀瀾希找了所有地方,包括他平時喜歡去的遊樂場以及可以出現的任何地方,她都找遍了,可都冇找到紀諾承人影。

紀瀾希頹然坐在地上,承承能去哪兒呢?

他一個小孩子,那最有可能就是有人把他帶走了!

帶走他的人,會是誰?

紀瀾希腦袋裡萌生出一個不好的念頭,她害怕了:“我知道他在哪兒了。我知道了。”

承承有危險了,她得趕緊去救他……

想到這,紀瀾希慌慌張張跑了出去。

保姆不安的大喊;“紀小姐,您小心點。”

蘇唯正窩在沙發裡發呆,她現在哪兒都去不了。

所以能做的事情也隻有發呆了。

蓉姨不安的問:“少奶奶,您要不起來走走?您一坐就是一整天。”

她很擔心,蘇唯這樣下去會出事。

蘇唯知道她在擔心自己,溫言笑道:“冇事,不用擔心我。”

此時,一個保鏢進來了,對蘇唯說:“少奶奶,紀瀾希在外麵,她想見你。”

蘇唯聽到紀瀾希的名字就煩,直接道:“不見。把她趕走。”

保鏢聽完,就出來屋。

蘇唯皺眉,這紀瀾希太不要臉,還有臉來看自己。與其說是看自己,不如說是來刺激她的吧?

保鏢剛走出來,紀瀾希就要進去,保鏢攔住了她:“紀小姐,少奶奶不想見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