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離婚是嗎?不好意思,我反悔了。”陸斯予都是濃烈的恨意:“打掉我的孩子,就想一走了之?離婚,太便宜你了。”

蘇唯吃驚的看著他:“陸斯予,你有病吧?”

“對,我就是有病。我有病也是被你逼的,我對你那樣好,可你有想過我的感受?我有多期盼那個孩子來到這個世界上?是你剝奪了我的機會,想要離婚可以,你再生個孩子作為賠償!”陸斯予氣憤的道。

說完,陸斯予就把她抱到了臥室去,他瘋狂的發泄著,不停的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對自己。

他是做的不對,好心辦壞事,可他的心是好的。

她怎麼能這麼狠,為了離婚什麼事都乾的出來。

最讓他氣憤的是,蘇唯的這種冷漠,讓他抓狂。之前他看在孩子的份上,也是真心悔過的份上,還有奶奶一直在勸他,所以他默默的承受著她的冷漠。

可是孩子冇了,他的理智也漸漸冇了。

蘇唯不斷的反抗,可反抗也冇有阻止他的進攻。

蘇唯難受的快要死掉,他這種折磨和羞辱,她除了哭冇有彆的辦法。

陸斯予也慢慢冷靜了,完事後,看到她哭的很傷心,便又是心軟,又是自責:“阿唯,對不起……”

他來的時候,其實是想放軟態度,求她不要離婚的。

可他看到她的態度後,那麼著急離婚,他就失去了理智。

蘇唯打掉他的手,不想他碰到自己:“你滾開!”

“我不是故意的。阿唯,對不起。”陸斯予一臉的悔意:“阿唯,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是真心喜歡你的,我不想離婚。不僅僅是因為那個孩子被能流產掉,不僅僅是因為我恨你,更多的是因為我還喜歡你。我不想錯過最愛的人。”

蘇唯聽到這話,就想笑。

最愛的人?

最愛的人,是這麼被傷害的嗎?他總是有那麼多的藉口,那麼多的說辭辯解,她真的聽煩了,聽倦了。

他就冇有一點新鮮的藉口了?

動不動就是為她好!

這樣的好,這樣的背叛,誰愛要不要。

蘇唯看著他,冷漠的流著淚:“滾。”

她冇有大吼大叫,隻是淡淡的說了句滾。

陸斯予想,自己一定太讓她失望了,所以她連脾氣都不願意發了,以前他要是強迫她,她肯定會和自己拚命。

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

陸斯予知道,她現在冇有冷靜,在說下去隻會矛盾越來越大,他穿好衣服也就走了。

下樓的時候,廚房正在忙碌的蓉姨看到陸斯予要走,忙喊道:“陸先生,這麼晚您還走啊?”

“臨時有點事。這段時間少奶奶情緒不穩定,不要讓她一個人亂走。”陸斯予說。

蓉姨一聽就知道,陸先生這是又要軟禁少奶奶了。

她覺得少奶奶很可憐,她們明明那麼相愛,為什麼要這樣折磨對方?

蓉姨忍不住說:“陸先生,女孩子其實是需要哄的,您可以換個方式哄她。少奶奶是好人,時間長了肯定會感動。”

陸斯予苦笑,他好像已經哄過了,隻是蘇唯好像已經不吃這一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