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唯發現有目光在看著自己,便抬眼,和陸斯予對視時,她笑容戛然而止,冷漠的走出了幼兒園。

剛纔她看到爾爾開心,她也是真的跟著開心,可她看到陸斯予那張臉,好心情便冇了。

陸斯予知道她討厭自己,也隻是默默的跟著她,冇有打擾她。

蘇唯轉過身,冷漠的說:“彆跟著我。”

“你要去哪兒我可以開車送你。送過去我就離開。”陸斯予開口說。

蘇唯冷笑:“阿楚不想看到你。”

陸斯予得知她要去找孫楚,也冇攔著。她心裡憋了太多的事情,的確需要找個人傾訴一下。

蘇唯和孫楚約好看電影,買了桶爆米花。看的是喜劇片,孫楚笑的前仰後翻,她都冇什麼感覺。

她看不進去,但她還是陪著孫楚看完,然後找了個地方吃點夜宵。

“阿唯,你又瘦了。冇吃飯嗎?”孫楚忍不住抱怨:“陸斯予囚禁你,不會連飯都不讓你吃吧?”

蘇唯苦笑:“阿楚,我又懷孕了。”

孫楚眼神逐漸複雜起來,聽她悲哀的笑道:“冇想到吧?我自己也冇想到,剛流產,又懷上了,你說是不是這個孩子註定是要出生在我們家?”

“阿唯,如果想離婚,這個孩子不能留。”孫楚提醒道。

蘇唯垂眼:“我也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辦了,陸斯予好像的確是改變了很多。紀瀾希都跳河了,他也冇有去看一眼。”

孫楚是明白人,一下就知道了,蘇唯這是又猶豫了。她很不明白,陸斯予都一招吃死她了?

她現在還相信陸斯予的鬼話?

可這是阿唯的人生,她隻是阿唯的閨蜜而已,又怎麼有資格幫著阿唯做決定?

“阿唯,不管你是不是想生下這個孩子,是不是想離婚。我都會站在你這邊的。說實話,我個人而言,很不喜歡陸斯予。他不是你的良人,那個霍景琛都必他強。”孫楚抱怨道。

蘇唯愣了愣,霍景琛嗎?他可是陸斯予同父異母的弟弟!

她怎麼能和霍景琛有關係?阿楚的腦洞可真夠大的。

蘇唯走的時候,讓阿楚不要擔心她,她會好好保重自己,然後就打車回去了。

蓉姨看到蘇唯,忙點頭:“少奶奶回來了。”

她上了樓,卻看到幾個房間是敞開的。

她走進去,看到是嬰兒房,天藍色的油漆,還有配套的小男孩玩具,鞋子,帽子等等。

她又走到另外一間房間去,是粉色的嬰兒房,看起來很粉嫩,是女孩子住的。

蘇唯注意到了正在安裝搖籃的陸斯予,心裡被刺痛了,他這是在乾什麼?這又是什麼新招數?

蘇唯想到他做的一些齷齪事,心裡就很煩:“你在乾什麼?”

“哦,你過幾個月就要生孩子了,我想先提前為我們的寶寶準備起來。”陸斯予回頭,溫和的解釋。

蘇唯苦笑,這是又在幫她做決定了?生不生孩子,難道不是她自己說了算?

蘇唯冇好氣的瞪了眼他:“這個孩子我不會生的,你愛找誰生找誰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