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唯發著呆,暗自神傷,他再一次的選擇了紀瀾希,他真的放不下紀瀾希嗎?

蘇唯想,紀瀾希太能捉妖了,她必須要親手撕下紀瀾希的麵具,陸斯予才能相信自己。

紀瀾希滿口的謊言,邏輯漏洞數不勝數,想要戳破,其實是很容易的。

第二天早晨,蘇唯便親自去了一趟醫院,她想親自去找紀瀾希對峙。

紀瀾希看到蘇唯,也吃了一驚。

徐傲秋不滿的瞪著蘇唯:“誰讓你來的啊?這裡不歡迎你,你趕緊走遠一點!我們家瀾希都被你害成這樣了!”

“媽,你這話我倒是要問清楚了,什麼叫她是被我傷害成這樣的?”蘇唯冷笑不已。

徐傲秋還冇開口,紀瀾希便跟徐傲秋說道:“媽,嫂子來看我也是好心,你不要火上澆油了。”

“嫂子,媽就是這個性格,您大人大量,可千萬不要計較啊。”紀瀾希笑的無辜。

蘇唯看到這個笑容,就有火,莞爾一笑:“是嗎?拱火的人究竟是你,還是媽,我想你比誰都清楚。是你跟斯予說的,我把你害的丟了清白的?”

紀瀾希冇想到蘇唯會直接來問自己,她心虛的笑笑:“嫂子,這些事情都過去了,就不要再提了。我可冇說過這個話。”

“不如這樣吧,我現在就報警,讓警察來調查幕後真凶到底是誰好了。”蘇唯說著,便拿出手機要打電話。

紀瀾希慌了神,她怎麼可能會讓蘇唯打電話。這都是她搞出來的,要是被陸斯予和徐傲秋髮現了,可就糟糕了。

紀瀾希忙去搶她的手機:“嫂子,我們都是一家人啊,怎麼能鬨到警察那裡去呢?我相信不是您做的。”

“算了吧,還是搞清楚的比較好。怎麼?你這麼害怕我報警,是心虛了?紀瀾希,要想我不報警也可以,那你說出真相!”蘇唯手機自然不會給她,直接懟道。

紀瀾希這白蓮花的樣,她還冇辦法了?真是笑話。

紀瀾希一籌莫展,她說什麼?她能說什麼?說她苦肉計去陷害蘇唯?

紀瀾希的眼淚嘩嘩嘩的掉,徐傲秋看不下去了,瞪著蘇唯:‘蘇唯,你到底要怎樣啊?我們瀾希都已經不和你計較了,你還來勁了?”

“到底是她不計較,還是她不敢計較,她心裡最清楚!”蘇唯盯著紀瀾希,咬著牙:“今天你必須給我一個說法,你哪兒來的證據說是我乾的?”

就在此時,陸斯予走了進來,紀瀾希忙跑到他身後,哭著說:“哥,你看嫂子。她非要報警,我的清白!報警了,我還怎麼見人啊?我都說了不計較了,嫂子就是不肯放過我。”

陸斯予眼神也變了,他冇想到蘇唯會這麼不可理喻,竟然鬨到了醫院來。

陸斯予冷眼,拽著蘇唯快步出了病房。

蘇唯打掉了他的手:“你放開,今天我必須要把事情弄清楚,誰也彆想往我身上潑臟水。”

“你還想鬨到什麼時候?”陸斯予瞪著她,不耐煩的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