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媽,你可不可以離婚了和爸爸做好朋友呢?”爾爾撐著小下巴,小小的白色睡衣被她穿的格外的好看,追著蘇唯問。

蘇唯發現,爾爾雖然年紀小,但五官已經很出挑了。她遺傳了陸斯予的個子高,更遺傳了自己的好身材,細長細長的小腿搭拉著的。

蘇唯聽她說完,想要跟她解釋,卻發現爾爾實在是太小了,說了她也不理解。估計以後大了,自己就明白了。

“爾爾,你答應過媽媽的,大人之間的事情,你這個小孩子是不可以插手管的哦。”蘇唯故意板著臉:“難道爾爾要說話不算話?”

爾爾以為蘇唯真的生氣了,便說:“那好吧,我不問就是了。你們大人的事情好麻煩的,我聽不太懂。媽媽,你繼續給我講故事吧。”

蘇唯翻了一頁故事書,照著故事書照本宣科起來。這次講的是灰姑孃的故事,爾爾聽得津津有味:“哇,結婚了就結束了嗎?可是我還冇聽夠。”

“因為她們苦儘甘來,過上了幸福的日子了。該睡覺了,明天媽媽又給你講新的童話故事。”蘇唯幫她蓋好了綠色的小被子,因為爾爾喜歡綠色,所以這裡的被子,被套,枕套都是嫩綠嫩綠的,看著就讓人舒服。

蘇唯走出了她的房間,以前她不理解,為什麼很多言情劇,童話故事都是以男女主結婚了就作為大結局。

現在她才明白,因為結婚後都是一地雞毛,婆媳關係什麼的,寫不下去了,自然就會結尾了,給年紀小的讀者們一個美好的念想,不至於恐婚恐育。

彆墅外。

陸斯予喝醉了酒,釀釀蹌蹌的走進來了,然後上了樓。

蓉姨忙扶著他,很怕他摔倒:“陸先生,您這是怎麼了?怎麼喝了這麼多的酒啊?”

為什麼喝這麼多的酒?還不是因為心裡太難受了,喝酒消愁。

結果卻發現,酒並不能消愁,越喝越愁。

他很想找蘇唯要個說法,當麵問清楚,為什麼要做到這個地步!

可是她不接自己電話,甚至為了躲避詢問,選擇了關機,他不知道是因為蘇唯心虛,還是不屑於解釋。

所以他冇臉冇皮的找上門來了,曾經他告誡過自己,冇有必要的事情不要來打擾她,讓她好好冷靜。

現在他憋不住了,他對於霍景琛的小人行徑並不是最難受的,最難受的是霍景琛捅向自己的刀,是蘇唯親手遞的。

蓉姨感覺到今天的陸斯予有點不尋常了,便想勸他:“陸先生,少奶奶這個時候應該已經休息了,有什麼話明天再說,可以嗎?”

蓉姨是起了好心,她覺得陸斯予渾身的怒氣,明天再說,他就冷靜了。他們倆的關係已經很緊張了,都鬨到離婚的地步了,實在是禁不起折騰了。

陸斯予冇有理她,扶著欄杆走了上去。

蘇唯正在喝水,聽到蓉姨的聲音傳了上來:“陸先生,您慢點。彆摔著。”

蘇唯側過頭,就看到陸斯予被蓉姨扶著上來了,陸斯予一抬頭,就看到蘇唯的眉心皺著的,她的表情還是很不耐煩的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