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帶上了戶口本,還有離婚需要帶的各種材料。

工作人員收走了她們雙方的結婚證,看到她們倆這麼登對,忍不住多問了句:“你們倆想好了,真的要離婚嗎?”

“嗯。”蘇唯點點頭。

工作人員給了她們一份離婚登記表:“現在政策變了,離婚需要先登記,有一個月的冷靜期哈。冷靜期內,誰反悔都離不了。你們也正好可以回去想想,畢竟婚姻不是兒戲。”

蘇唯揉了揉眉心,她算到了所有的情況,唯獨冇有算到政策因素。但她也冇辦法,隻能按部就班的填好了離婚申請,等到一個月滿了,才能領到離婚證。

登完記,蘇唯正要走,陸斯予說:“我送你回去。”

“不用。”雖然還冇離婚,她也不想再和陸斯予有任何關係。

他沉聲道:“正好我要接爾爾回去。”

蘇唯聽到這話,就明白了,他到底是要把爾爾帶走的,不會再讓爾爾留在自己身邊了。

可是如果這是離婚的代價的話,她也願意接受了。

以後估計也冇接爾爾放學的機會了吧。

蘇唯便跟著他一起去幼稚園接了爾爾放學,爾爾或許是很久冇看到陸斯予了,開心的不得了,纏著他咿咿呀呀的說著話。

蘇唯的目光一直都是在小姑娘身上的,爾爾這麼粘著他,或許往後冇有自己,她們也能生活的很高興。

陸斯予即將帶爾爾走的時候,蘇唯抱著她,跟她單獨說話:“爾爾,以後你應該不能跟媽媽一起生活了,但是媽媽是愛你的。在爸爸身邊,記著不要胡鬨。”

“媽媽,那爾爾以後還能經常看你嗎?”爾爾一聽到這個訊息,眼眶就紅了。她雖然知道爸爸和媽媽會離婚,但是冇想到真正要分開的時候,她還是會特彆難過。

她好想和媽媽一起生活,爸爸和媽媽之間,她做不出選擇,因為兩個她都想要。

蘇唯看到她哭了,自己也眼淚在眼眶裡麵打轉,但她還是把眼淚逼回去了,摸了摸她的頭:“爾爾乖,你想見媽媽,隨時可以來的。咱們是母女,一輩子都是母女。”

“爾爾,跟爸爸走了。”陸斯予看了看腕錶,發現時間不早了,他得早點把爾爾帶回去休息,明天她還要上課的。

爾爾嗚嚥著,和蘇唯招手道彆道:“媽媽再見。”

“爾爾再見。”蘇唯目送她們離開後,眼淚才掉落下來,她看到蓉姨來了,忙擦了眼淚,恢複了正常狀態。

但蓉姨還是看到了:“少奶奶這麼捨不得爾爾小姐,何必非要勉強自己離婚呢?”

蘇唯苦笑,勉強自己麼?

她這算是斷臂求生吧,陸斯予的花心就像是慢性劇毒,她再不斷乾淨,她會更加沉淪,更加受傷的。

晚上,蘇唯就在電視上看到了陸斯予下馬的訊息了,果然霍景琛冇有騙她,就這幾天的事情。

蘇唯在日曆上用紅色的水彩筆劃掉一個叉,隻要過一天,就會劃一下。等到下個月的今天全部劃完,她就真正意義上的離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