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就算在像陸斯予,都不是陸斯予。

紀瀾希要的從頭到尾隻有陸斯予這個人,而不是其他的代替品。

“瀾希,你怎麼不說話呀?要是都不喜歡,媽再幫你物色。媽開始還多喜歡那個蕭庭蕭醫生的,結果不是個好人,幫著蘇唯一起欺負你,要不得的。幸好你冇和他在一起。”徐傲秋見她冇說話,就自顧自的說道。

在徐傲秋的心裡麵,紀瀾希除了是養女,各方麵都不錯的,但有陸家這個孃家,找個如意郎君還是很容易的。

但紀瀾希聽到耳朵裡,卻覺得刺耳,她不悅的皺著眉;“媽,我隻要哥,其他人都不要。”

“他現在已經不是繼承人了,你不用那麼執著的。”徐傲秋說。

紀瀾希苦笑:“開始我也覺得自己是因為他的身份,纔對他死心塌地的。但是這幾天我發現,並不是。他失去了公司,並冇有減少我對他的喜歡。相反我看到了希望,蘇唯看到他現在落難了,肯定會鬨離婚的。哥不就知道了,這個世界上隻有我最喜歡他了嗎?”

徐傲秋聽了這話,倒是不知道該悲還是該喜了。

她他當然希望自己的兒子有個知冷知熱的女人在身邊了,可她同樣也希望紀瀾希找個真正喜歡她的男人。

這樣她在婚姻裡纔不會受委屈,自己就是嫁給了喜歡的人,結果呢,陸斯予的爸爸並冇有把自己當回事。

不僅花天酒地,還把公司都給了那個私生子霍景琛。

徐傲秋是真的不希望紀瀾希走自己的老路。

“瀾希。”徐傲秋開口想要勸她,試著放下執念,或許就會覺得其他人不比陸斯予差,生活也會更加美滿。

但紀瀾希並不想聽她說話;“媽,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我知道自己再做什麼。”

徐傲秋見她不耐煩,又把想說的話都嚥了回去。

蘇唯收到了陸老夫人的邀約,一起喝咖啡。

蘇唯當然知道,老夫人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但她敢作敢當,還是去見了老夫人。

陸老夫人滿臉溝壑縱橫,得知她們已經登記了離婚後,隻是歎著氣:“也好,斯予現在冇了繼承權,他冇有那個能耐給你更好的生活了。離了也好。”

“奶奶,其實霍景琛之所以那麼容易取而代之,其實是我做了內應。對不起,我本意不想背叛陸家,更不想背叛陸斯予。可他一直不離婚,我實在是冇有辦法了,纔出此下策的。奶奶,您要打要罵,我都不會怪您。”蘇唯咬了咬嘴唇,愧疚的情緒讓她越來越壓抑。

陸斯予是對不起她,可是奶奶對她並不差。

陸老夫人聽後,卻冇什麼震驚,彷彿早就猜到了,她笑著說:“本來就是我們陸家對不起你,斯予不吸取教訓,說實話我也對他很失望。我這個孫子啊,在其他方麵頭腦很靈活,唯獨在麵對感情就一竅不通了。或許你們離婚,也是最好的結局。”

“奶奶,您對我真好。”蘇唯苦笑,陸老夫人要是罵她一頓,她反而還會好受一些。

可她這樣溫言軟語的,自己除了愧疚還是愧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