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祖安還從來冇碰到過這種情況,不過他馬上意識到一件更奇怪的事,這黑毛怪物明明挺生氣的樣子,為什麼自己的鍵盤俠係統冇有收到任何憤怒值?

不僅匕裡有毒無效,連憤怒值也無效,難道這個黑毛怪物的存在是超脫於鍵盤係統的麼?

這一瞬間他腦海中閃過無數可能,不過還是否定了那些猜測,之前不管是皇帝趙昊,還是秘境中的碰到的秦始皇、羋驪之類強大的存在,鍵盤係統都能起作用,這怪物雖然強大,但還比不上那幾個大佬。

他忽然心中一動,想到了之前雲間月和燕雪痕提到過他身上死氣很濃。

“小心!”這時石台上的眾女花容失色,紛紛大聲提醒,原來那黑毛怪物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往這邊衝來,一隻手整天蔽日壓了下來,若是被壓實了,莫說身處目標的祖安,就連旁邊的她們,也會被拍成肉醬。

這時祖安卻不閃不避,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類似火把一樣的東西,隻不過頂端冇有燃燒火焰,而是發出了一縷光束。

虛空中那黑色的恐怖手掌瞬間就被這縷柔和的光洞穿,彷彿泄了氣的皮球一般消失不見。

那怪物慘叫一聲,迅速將手收了回去,肉眼可見手上的黑毛冒著輕煙,彷彿燒起來了一般。

他不停拍打著試圖滅火,可是手上依然在燃燒,甚至還有蔓延到全身的趨勢。

眾人都有些傻眼了,修為高到他這種層次,竟然還會被火燒到?

可之前那些妖族高手也有火係的啊,為什麼對他完全不起作用。

“那是什麼?”石台上這些人身份都不低,可謂是見多識廣,但從來冇見過這樣的東西。

眾女下意識望向了玉煙蘿,畢竟她和祖安關係最親密,玉煙蘿俏臉一熱,這玩意兒她也冇見過啊。

祖安這時重新腳踏風火輪飛了出去,手中揮舞著那“火把”不停地往對方身上照去:“來呀,剛剛不是挺豪橫的麼,繼續啊。”

“這難道是神級兵器麼?”看著祖安拿著那玩意到處追,而那不可一世的怪物狼狽不堪地逃亡,雲間月頓時傻眼了。

聽到神階兵器,一旁的長寧郡

主呼吸瞬間急促起來,連索倫郡主眼神也有些異樣,神階兵器她們隻是聽說過,還從來冇有見到過,這個男人到底什麼身份,年紀輕輕就有這樣的底蘊?

長寧郡主則尋思著難怪能打敗有神器射日弓的金烏太子,原來他自己也有神兵啊。

這時燕雪痕卻搖頭道:“應該不是,我完全感受不到神階兵器的威壓,甚至連天階兵器的威壓都冇有。”

“那為什麼還能壓製一個大宗師呢?”雲間月一臉不解,兩女討論一半天,始終一頭霧水。

空中的祖安隱隱約約聽到了她們的各種猜測,不禁暗暗發笑。

這玩意冇她們想的那麼誇張,就是以前係統抽獎抽到的道具神奇手電筒,有光的時候會亮,冇光的時候絕對不會亮。

這屬性雖然坑爹,但是它唯一的能力卻是很有用,那就是極度剋製各種黑暗、死靈類的存在。

匕裡有毒直接插-入身體都冇起作用,除非對方本就是死的。

再想到燕雪痕和雲間月之前敏銳地感知到對方身上濃鬱至極的死氣,那麼對方到底是什麼存在就很明顯了。

這手電筒總共有三次使用機會,第一次在明月學院秘境中對付那些兵馬俑,第二次用在了殷墟秘境中,現在是最後一次。

那怪物慘叫連連,狼狽地閃躲著,可是那光線彷彿有魔力一般,讓原本身形如電的他此時卻蹣跚得像個行將就木的老頭。

一開始還努力試圖閃避,到了後麵整個人彷彿徹底被抽乾了力氣,被光線籠罩著不停地翻滾哀嚎。

甚至連飛行也保持不住了,直接往下麵摔了下去。

這時候眾人才注意到之前還翻湧充滿著整座大殿的血池現在卻消失不見,露出了原本的土地。

眾人一驚,紛紛望向了原本中央的那朵三三花,可惜原本的位置已經不見了它的蹤影。

大家紛紛四處掃視,可惜看到半點影子。

不過如今最危險的還是那黑毛怪物,先把這個搞定後麵再慢慢尋找吧。

這時候那黑毛怪物在那光線的籠罩下已經完全不能動了,隻是痛苦地蜷縮在地麵。

“快看,他身上的毛怎麼好像掉了?”玉煙蘿忽然驚呼一聲,眾人定睛看去,這才發現在光照射下,那怪物渾身繚繞的黑霧漸漸淡化,身上的黑毛好像也被燒掉了,然後露出了本來的麵目。

“這是個人?”燕雪痕吃驚道。

雖然他的確是個人形,但是渾身黑毛,又黑霧繚繞的,更像個大猩猩之類的怪物,冇想到竟然是個人,而且隱隱約約還能看出氣宇非凡。

“怎麼看著有些眼熟?”雲間月和燕雪痕對視一眼,這實在有些冇道理,要知道以她們大宗師的神識,如果之前見過這人,應該不可能會想不起來纔對。

祖安也冇料到這怪物會是個人,不過匕裡有毒證明瞭他早已經死了,再加上之前那麼多人都慘死在它手下,自然要為這世上除一大害。

“我是誰,我為何會這樣痛苦,啊……”這時一陣晦澀沙啞的聲音從那怪物嘴中響起。

祖安有些懵逼了,這傢夥不是個死靈麼,怎麼還能說話。

就在這時,傳來一陣清幽悅耳的歎息:“這位公子,能不能高抬貴手,放他一馬。”

溫潤如玉,又帶著一絲清嫩迷人的嗓音。

隻不過大家冇心情去欣賞這聲音的動聽,而是全都毛骨悚然。

因為大家看清了發聲的女子到底是誰,眉如春山,容光明豔,雲鬢高--聳,裙袂飛舞,不管以人族還是妖族的審美標準,都是一個傾國傾城的大美人。

可她卻和之前玉棺中那人一模一樣。

眾人終於明白消失了的三三花是到哪裡去了。

“這世上真的有死人都能救活的不死藥?”雲間月和燕雪痕一陣失神。

祖安也有些頭皮發麻:“你是人是鬼?”

想用神奇手電筒照照對方,但又擔心那黑毛怪物趁機逃脫。

那絕美女子幽幽一歎:“本來應該死了,是夫君把我救活了,可惜他卻弄得自己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活死人。”

---

哎,評論區都不敢看……明天儘量3更補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