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死!”

周天命雙瞳燃燒著異樣火焰,隻見他身前的那金色屏障逐漸放大,光輝綻放,直接貫穿虛空,衝入華天龍的身體當中,似要以強盛撕扯力來斬斷華天龍的道。

轟!

華天龍目光凝重,雙手抬起便要抵擋,可就在這一瞬,虛劍破碎!

七彩光輝穿透無儘力量,直接轟在華天龍的胸前,陡然間,空間崩塌,出現黑暗裂縫,在那深邃的裂縫中,不見深底!

在帝兵的威脅下,華天龍的身軀朝著那空間裂縫墜去,毀滅氣流順著黑洞爆發而出,似要將華天龍猛吸進去,恐怖至極。

“要死,一起死!”

華天龍猙獰露出陰森笑容,隻見他不顧一切,甚至連身體兩側防禦都未運作,朝著周天命伸出大手抓去,這一爪,令周天命頓時慌了神。

“瘋子,你不要命了?”

禦全身力道,彙聚在他的右手,隻為拉他一起陪葬?

說完,周天命來不及思考,渾身上下夾雜著恐怖力量,想要抵擋華天龍的束縛,但很快,一股帝意瀰漫在他的身軀上,使得他速度為之下降許多。

“我華天龍,從來不做賠本的買賣!”

華天龍咧嘴大笑,令人窒息的氣息順著他的虛空很快便將周天命抓來,隻見他口吐鮮血,渾身被風暴殘食,在他的手臂處,血肉已經被吞噬,露出陰森森的白骨,讓人頭皮發麻。

“真是瘋子!”

周天命冇想到華天龍竟然不想著如何掙脫黑洞的吞噬,反而將他拉近這黑洞,一同尋死,這簡直令他不可思議,世間怎會有如此大膽之人?

他是有何底氣敢這般做?

說罷,周天命口中同樣流淌著鮮血,臉色慘白,麵對黑洞吞噬的他,除了防禦,彆無他法,是他打破虛空蒼穹,帶著無儘風暴與黑洞,在黑洞癒合之前,他要保證自己不能被吞噬。

否則一旦被吞噬,那他可就死無葬身之地。

長戟橫立在空,但見從周天命身上,蔓延出一股古老的氣息,將周天命的身軀包裹在內,不受黑洞影響,所有人見到這一幕,紛紛震驚不已。

“這周天命,倒是有幾分本事。”

黎族眾女子眼前一亮,周天命也算是天之驕子,天賦無雙,自然能得到她們這些高傲女子的認可,但他們也未曾想到,周天命竟然能抵擋黑洞吞噬。

“與其說他有幾分本事,倒不如說是他家族底蘊深厚,若他背後無大帝,那黑洞足以要了他的命。”

一旁,有一名身穿藍衣麵容姣好的女子沉聲說道,大帝勢力與他們這種感頂尖勢力還是有所差距。

“那那個人呢?若說周天命是憑藉背後大帝才能抵禦,那他是憑藉什麼?”

同樣有不明白的女弟子出言詢問道。

“他受傳於大帝,自然不懼黑洞吞噬力,隻是冇想到他運氣這麼好,將來若不早早夭折,怕又是一代逆天人物!”

“隻是如此妖孽,有未來之人,為何會在楚國那個太子身邊?”

黎族強者很是不理解,如此天賦,如此機遇,未來即便不成帝。也會是大帝之下第一人!

對於黎族的評價,楚國方向自然無人問津,他們擔心的不是周天命,而是華天龍,他昨夜身傳邪帝意誌,今日便攜帝意與最強偽帝一戰,多少令人擔憂。

不過目前看來,兩人的實力勢均力敵,但不否認的是,周天命並未出全力。

“炸出黑洞,看來這帝兵果真強大!隻是華天龍能扛得住嗎?”

無名目光緊鎖,如此戰鬥,已經超越他們本身,即便現在華天龍有危險,他們也無能為力,所以心中不免有些擔憂起來。

“他若有事,楚墨不會坐視不理。”

屠天望著站在半空不遠處的楚墨,深吸了口氣說道。

“怕隻怕,黑洞癒合,便是華天龍喪命之時。”

黑和尚似是看出些許端倪,沉聲說道,華天龍雖然已帝意相抗衡,但正如周天命所說,不屬於他自己,但帝兵卻能一直在周天命手裡。

一旦華天龍耗儘帝意,那隻能是束手就擒,坐以待斃。

“阿彌陀佛,此戰,遠冇有那麼簡單。”

佛祖雙手合十,微微搖頭,那雙睿智的雙眸似是看穿一切。

“諸葛先生,這一戰您能卜算出結果嗎?”

早已心驚肉跳的熊悅還是走到諸葛先生麵前,輕言詢問道。

熊悅身旁,帝姬與沈湛湛降雪幾人相對而視,他們都從彼此眼神中看出擔憂,此一戰不僅關乎華天龍生死,還關乎著楚墨的生死。

諸葛先生頓時露出難為之色,不言不語。

“彆為他了,若能算出來,他一早就說出來了。”

人祖徐步走了過來,那深邃的目光落在諸葛先生身上,看了許久後才說道:“這一戰,冇有結果!”

“人祖所言極是。”

諸葛先生點頭讚同,與人祖相視而笑,但此刻諸葛先生心中震驚萬分,看來人祖卜卦造詣不比自己低。

他能卜天卦,但人祖卻能卜人心卦!

人祖剛纔那一眼,洞悉了他心中想法。

“看得出,你的悟性不錯,是吾見過所有人裡麵最有慧根之一,但有一點可惜了,你走錯了路。”

人祖露出惋惜之色,隨後轉過頭來,目光眺望半空。

這番話,引得諸葛先生內心觸動起來。

“還請人祖指點一二。”

諸葛先生微微躬身,態度極為誠懇,畢竟人祖乃是生活在古時候的大帝,他一人教化天下,以人祖自稱,所見所聞絕非他所能想象,他既然有心提點自己,自己為何不接受?

人祖回過頭來,目光移向佛祖身上:

“佛家曆經無數年,興盛不衰,從佛陀開始便培養信徒,直至今日佛家也未曾斷了香火,你可知為何?”

諸葛先生將目光同樣落在佛祖身上:

“五彩世界,心中有佛,傳承便不會斷。”

人祖點了點頭,繼續說道:

“浮沉千年,亂世殘暴。正道無光,人如草芥,正是在這亂世之下,凡人纔有了心中的信仰,佛家講究普度眾生,自然便會受到尊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