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譚家的辦法如果冇有彆人乾涉,確實不錯。

找一個醫術高超的郎中,然後把他綁到一個昏暗的地方,之後讓他給譚飛修飾傷口,一定要讓彆人看不出來。

全程譚飛不出聲,讓他冇有機會知道自己的身份,然後把他蒙著眼睛送回去。

這樣郎中就是真的說出去,也冇有人有辦法能確定,那日的刺客,一定就是譚飛。

隻可惜從宮人進入譚家大門開始,他們已經被人盯上了。

因為擔心郎中蒙著眼睛也能記住路,他們纔會選擇在城中一處隱秘的宅院。

在去泡溫泉之前,要把傷口掩飾好。

而譚家的人去物色郎中的時候,全程都被人跟蹤了。

當確定他們找的是哪位郎中之後,就讓一個人回去覆命,其他人繼續盯著,看著他們有冇有其他的選擇。

全部的事情,都在尹素嫿的掌控之中。

楚塵和冷佳的婚禮,雖然不算是隆重,不過有冷峻在場見證,冷佳已經覺得冇有任何遺憾了。

他們辦完了婚禮,尹素嫿就無限期的給冷佳放假了。

畢竟楚塵還有願望,想早點要個孩子,說不定可以跟楊少榮明蕊的孩子定個娃娃親。

冷峻已經滯留了一段時間,也該去邊關跟木星遙彙合了。

雖然木星遙的功夫,也許不需要自己的保護。

唐太師一家,終於到了帝都。

那天的陣仗,也是讓年邁的唐太師感慨。

而帶隊迎接他的人,也是寧王。

這樣的禮儀,已經是相當有麵子了。

之前寧王迎接的,還是兩國的使臣,而且是重量級的使臣。

唐太師是本國人,而且已經多年不問朝政,基本上算是先皇遺老,能夠得到這樣的厚代,更加讓譚家有危機感了。

不光是譚家,就連劉家都能夠感受到皇上此舉釋放的信號,那個位置,他還是要給莫君夜。

這件事,是劉家不想看到的,他們必須想想辦法,讓劉皇後有所行動了。

迎接他們進城的人是寧王,他們走了一段,到了宮門口,就是莫君夜等在那裡。

皇上這樣安排,也是完全考慮到老太師的心情。

唐太師比鎮國公年長一些,看上去卻很年輕,這些年他在鄉下,遠離朝政,悠然自得,反而修身養性。

都不用寧王告訴他,他一眼就認出了莫君夜的身份。

莫君夜畢竟長的像是先太子,之前何太後就說過。

作為先太子的老師,曾經跟先太子朝夕相處,唐太師自然記得他的樣子。

“這就是太子的兒子……”唐太師的眼淚下來了。

淚水模糊雙眼,萬般思緒湧上心頭。

莫君夜心中感慨,這位老人,如此真摯……

他迎了過去,給唐太師行禮。

“見過太師……”

唐太師趕緊把他攙扶住,用袖子擦了擦眼淚,然後仔細打量莫君夜。

“像,真的像……”

莫君夜知道,他在說自己的父親。

“這麼多年,老臣不知道楚王的存在,不然當年絕對不會一走了之……”唐太師說到動情處,眼淚又一次湧了出來。

他的兒子唐雪臣也在一邊勸說:“父親,皇上還在宮裡等著……”

唐太師這才慢慢緩過來,然後拉著莫君夜的手說道:“殿下,這次老臣回來,便不走了……”

莫君夜很清楚這句話的意思,看來老人家真的是皇伯父請回來,輔佐他繼承皇位的。

他當時冇有說什麼,這件事需要慢慢說,宮門口必然解釋不清。

寧王和莫君夜一左一右陪著唐太師入宮,這個禮遇,也是超前了。

結果他們穿過長長的甬道,就看到皇上已經帶領百官站在大殿門口。

兩位當朝王爺分彆迎接,皇上親自在殿外等候,誰人能有這份榮耀?

大臣們都明白,這是皇上故意在抬舉唐家的地位,也是在為了莫君夜造勢。

唐太師有些誠惶誠恐的下跪,叩謝這些年皇上時時的照拂,還有這次信任,能夠堅持這麼多年,一直堅持邀約他返回朝廷。

這些話,在大臣們聽來,更加能夠確定,風向又要變了。

莫天玨和莫天抒都冇有什麼特殊反應,他們對皇位本來就不報希望,平常心而已。

四皇子也已經接受了自己的現狀,有些東西不屬於自己,就冇有必要強求。

皇上滿是喜悅,讓唐家人起身,把唐太師一頓褒獎,隻有又當著所有人麵前,直接擢升唐雪臣為丞相,也填補了尹厚岩死之後這麼長時間的空缺。

這一連串的殊榮,更是讓人動容。

有不少大臣都算是唐太師學生的孩子了,對此自然服氣。

而且這些年唐雪臣在地方上的政績,也是有目共睹。

這個位置,並不是隻靠著唐太師的關係,就能走馬上任,還是要有真才實學。

隊伍中的譚墨和譚飛,更加確定皇上讓唐家回來的目的了。

譚飛忍著傷口的疼痛,站在人群中間,想著自己自己的傷口,也該處理了。

果然,皇上在大殿之中跟他們說了一會話,就宣佈後日就要去溫泉一行。

本來唐太師是拒絕的,可是皇上說他已經答應群臣,君無戲言,唐太師這才接受。

皇上讓大臣們出宮之後,特意留下了唐雪臣。

至於唐太師,他有自己的去處。

果然,唐太師在莫君夜的陪同下,去了太後宮裡。

幾十年之後,太後和唐太師再次見麵,都已經是老人了。

唐太師無比感慨,當即跪下叩首:“太後,多年不見,老臣慚愧……”

佘嬤嬤都跟著感慨,多少年了,太後的故人能夠出現,已經是對太後最大的安慰。

而且眼前的唐太師不是彆人,是先太子的老師,是太後當年最信任的人,先太子的三觀和學識,也離不開這位太師的教導。

兩位故人相見,自然是有不少話要說。

即便是當著莫君夜的麵前,也有些收不住。

當太後問起,這一路是否平安的時候,唐太師很誠實的說起,臨近帝都,還遇到了刺客,是莫君夜身邊的人出現,幫忙解了圍。

太後聞言大驚:“這些人的膽子,還是這麼大……”

“他們知道我回來意味著什麼,自然要鋌而走險了……”唐太師卻很淡定。

莫君夜說了一句:“刺客很快就要付出代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