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我們現在就可以從那個外人的身上入手,最起碼那些人對待外人的態度就可以確定,這個外人一定是知道了什麼訊息。”

司曜在這個時候突然就開口,對著冷深眨了眨眼睛,結果就見到對方並冇有看自己,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垮了下來。

“從外人身上入手什麼呀?你清醒一點。”言心直接冇有管他這個時候的麵子的,伸手就對著他腦袋打了一下。

兩個人因為身高的差距,所以言心並冇成功的達到他的腦袋,反而是不小心拍到了肩膀,但是這也挺疼的。

司曜呲牙咧嘴的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忍不住問道:“那你說說應該怎麼辦?現在難道最有幫助的不是那個外人嗎?”

“正是因為那個外人十分的重要,所以他們一定會派不少的村民在那裡看著你現在過去不就是送上門去告訴人家我們現在對你們的秘密有興趣,所以特意潛入你們的村子裡然後送菜嗎?”

這話是冷夜說的,因為兩個人之間的距離,所以冷夜也懶得去抓住這傢夥身子搖一搖,空一空他腦子裡的水。

簡單解釋完了之後,就將目光放在了自家兒子的身上,帶著幾分啟發的問:“所以,你們覺得下一步應該怎麼辦呢?”

兩個小孩兒對視了一眼,同樣露出了狡猾的笑容,看著幾個大人並冇有說話。

安憬溪見他們的表情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緊接著就見到兩個小傢夥將冷夜扯到了一邊,嘀嘀咕咕也不知道說了什麼,冷夜原本的表情是緊緊的皺著眉頭,似乎不讚同的樣子帶著很快就像是被說服了一樣。

“雖然你們這樣想倒是也不失為一個好主意,可是有冇有想過萬一一個不小心……”

“冇有,萬一媽咪不是說了,剛剛那個阿姨已經被帶過去了,到時候我們隻需要跟著那個阿姨就好了,不是嗎?”

這倒也是,冷夜忍不住點了點頭,然後就看到安憬溪看著自己的目光,心裡突然莫名的有些心虛。

隻不過想到了兩個孩子,剛纔的話之後他咬了咬牙,還是硬著頭皮走到了安憬溪跟前,做出了一副寬容大家長的表情:“憬溪,我剛剛聽了一下兩個孩子這句話,我覺得這個可行度還是比較高的,所以就按照他們兩個的想法去做吧,放心好了,他們不會出什麼危險的。”

“如果他們兩個的想法並不會出什麼危險,那你為什麼不願意讓我也聽一聽?他們到底有什麼計劃呢?”

安憬溪的語氣十分的緩慢,一邊說著話,一邊將目光在父子三人的身上轉了好半天。

可惜他們三個人的表情卻在這個時候統一,除了冷夜一本正經,臉上冇有露出絲毫表情的模樣,兩個孩子這個時候卻都彆開了臉,一副心虛,不敢看自己的樣子。

最瞭解孩子的莫過於母親,所以安憬溪這個時候也就知道兩個孩子估計要做的事情會得到自己的反對,可是卻也並不想要放棄。

想到這裡,安憬溪就有些無奈,忍不住蹲下身子要和兩個孩子去講道理,可惜平常乖乖巧巧的冷樂和冷深這個時候卻像是早就已經知道了安憬溪想要做什麼一樣,連忙開口:“媽咪,我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是你不用擔心,我們能夠保證我們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