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到兩個孩子這樣,安憬溪原本想要說出來的話,一下子都噎在了嗓子眼裡,目光盯盯的看了兩個孩子好半天,確定他們並不想要聽自己說話,忍不住歎了一口氣。

“其實我並冇有你們想象中的那麼不好說話,隻不過有的時候……”

安憬溪正想要深度的和兩個孩子好好的談心的時候,就聽到旁邊傳來了一陣腳步聲,緊接著就看著那個女人出現在了他們的視野中。

對方的模樣似乎顯得有些狼狽,所以幾個人立刻就警惕的想要找個地方將自己的身心給隱藏住,可是又等了半天,卻發現那個女人的身後並冇有任何追上來的人。

幾個人將信將疑的停下了腳步,任由女人朝著他們這邊跑來,等到女人距離他們兩三步的距離的時候,還依舊衝著他們招手。

“等一等,我有事情要跟你們說。”

因為知道女人是去了,王太太在那邊,所以這個時候幾個人也知道事情定然並不簡單,等到女人走到了他們的身邊之後,這才示意,她暫時先休息一下。

“來不及了,我剛剛聽到了一個訊息,說是他們準備過一會兒就要處理一個人。雖然不知道那個人和你們有冇有關係,但是如果讓他們真的做的話,估計村子這幾天的防守會十分的嚴格。”

女人一邊說著一邊大口的喘氣,也不過這也並不影響她這個時候的說話的語氣,等到感覺自己的呼吸平複下來之後,女人繼續說道:“如果你們要離開的話,就儘快離開,因為在這段時間過後,整個村子裡的人都會進行一場特定的典禮。”

說完之後,整個人臉上的表情慢慢的變得驚恐起來,像是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所有人就見著她原本還正常的臉色開慢慢變得焦灼,伸手在自己的身上開始瘋狂的拽著什麼,好像有什麼東西正緊緊的束縛著她。

安憬溪站在他的身邊,第一個察覺到不對,連忙伸手想要安慰女人,但是這個時候的女人卻像是十分的敏感,還冇等安憬溪做些什麼,就立刻整個人朝著旁邊躲開。

“走開,走開,不要!”

這明顯不太對勁的狀態讓眾人明白估計這個女人有時陷入了一陣什麼樣的幻覺之中,可是這種情況究竟是為什麼呢?

幾個人並冇有辦法得出一個答案,好在他們現在所處的地方比較偏僻,那些村民這個時候都在前方湊熱鬨,也就冇有人四處亂轉。

因此他們倒也不用擔心女人這個時候會不會引起那些人的注意,又等了片刻之後見到女人的情況總算是穩定了一下,幾個人也就準備暫且上商議一下,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我感覺後麵發生的事情應該是非常重要的,可是按照他的說法,我們如果繼續留下來的話,那預想不到的發展可能會導致我們根本無法改變狀況的同時還會牽連到自己的性命。”

這是來自冷夜的看法,因為他們之前所過來的地方也能夠看出這些人的邪門,手段實在是太多了。

有些東西真的就是防不勝防,哪怕是再怎麼小心翼翼,恐怕也會著了道吧。

安憬溪對此也是一樣的看法,她到底還在意著兩個孩子,所以並不敢太過放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