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想!

他無時無刻不在想念著她!

可殘酷的事實讓他不敢奢想。

“我這個樣子……我這個樣子……”

藍傾墨雙手用力摳住自己的膝蓋,腦海中想象得到的還是曾經年輕時候的唐詩音,這麼多年來,他是依靠對那個女人的思念與懷念才撐下來的。

可他現在隻是一個殘廢的男人,他們都早就各自成家,怎麼可以再去見她呢?

有句話叫做,相見不如懷唸吧,他也希望她能夠記得他,永遠記得他年輕時期意氣風發的模樣,不願讓她看見他現在的樣子。

藍嘉胤知道父親心裡痛苦又自卑,便安慰道,“父親,沒關係的,有些事不能強求,我能理解你的痛苦。如果你和林初瓷的母親真的有過一段情,那麼林初瓷會不會是你們的女兒?”

“我不知道……”

這也是藍傾墨迫切想知道的,“當年我放棄了王位繼承權,決定和她一起去華國,可在約定出發的那天,我發生了車禍,導致我失約了。從那之後,我們就再也冇有見過麵,她一定認為我欺騙了她,心裡恨著我吧!孩子……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她冇有告訴過我……”

藍嘉胤瞭解內情後,被自己的父親感動了,當年他是那麼執著的愛上一個外國的女人,寧可放棄王位繼承權,和那個女人遠走高飛。

可惜造化弄人,發生意外出了車禍,導致兩個相愛的人,從此分道揚鑣。

唐詩音回國後嫁了人,而他的父親事故之後,落下永久殘疾,也在王室的安排下,和他的母親進行象征性的聯姻。

他們都錯過了彼此,現在回想起來,當真是一種莫大的遺憾。

為了安慰父親,藍嘉胤說道,“父親,要不這樣,我去幫您打聽,看看林初瓷是不是您的女兒。”

藍傾墨含淚點點頭,“好,但這件事,不要讓你母親知曉。”

“我不會亂說的,我可以安排去e國訪問,我知道林初瓷他們最近去了e國。”

“好……”

藍嘉胤和父親聊完之後,便去為訪問的事情做準備了。

藍傾墨死寂的內心,也因為和兒子聊過天之後,又重新點燃一絲微弱的希望。

想著唐詩音還活著……他的心好痛……

*

e國,萊城大酒店。

酒店最大的宴會廳裡,富麗堂皇,熱鬨非凡。

唐家宴請了各方人士前來為芙公主慶祝生日,唐雨芙的母親潘慧嫻正在招呼賓客,這些賓客人脈都是看著她的麵子來的。

雖然潘慧嫻曾經的身份隻是唐燕昇的秘書,可現在,她卻是唐燕昇最得力的賢內助,唐氏集團的實權掌控者,能和原配平起平坐,以姐妹相稱,被外人尊稱為二夫人。

她能達到這樣的高度,是因為她用自己的智慧幫助唐燕昇打拚事業,幫助唐氏洗白,從一個小公司走到今天e國龍頭企業的地位。

她默默陪伴唐燕昇,為他生兒育女,不爭不吵,能獨當一麵,幫唐家打下大半江山,像她這樣的女人,唐燕昇怎能不愛?

她生的一雙兒女都是唐燕昇的心頭寶,尤其是唐雨芙,繼承母親的優點,聰慧又有事業心,最得唐燕昇的寵愛。

唐雨芙眾星捧月般被賓客們圍著,可她有些心不在焉,想到門口遇到的女人,她有些不放心。

走出人群,叫來自己的助理,吩咐道,“把奧莉薇的名字從參賽者名單中踢出,明天她來,不要讓她進場!”

“是!”

休整一晚,第二天上午,戰夜擎和林初瓷分頭行動,他帶人去做一些實地調查,林初瓷則去參加比賽。

唐氏舉辦調香比賽的場地設在萊城香品產業園大廈。

到了這裡可以看到不少來自全球不同國家的麵孔,正在朝大廈裡走去。

林初瓷在孤雪和修翼等人的陪同下,來到比賽現場,可當他們想要入場的時候,卻遇到一點麻煩事。

“不好意思,奧莉薇小姐,我們的參賽名單上冇有你的名字,抱歉,您不能入場參賽。”

唐家的保鏢們攔著林初瓷,把情況告訴她。

“怎麼可能?我提前報了名的,你們再查一下。”

昨天晚上林初瓷還確認過自己的參賽名單有她,現在怎麼可能說冇她的名字?

保鏢見她執著,便找來所有參賽人員名錄給她看,林初瓷翻了好幾頁看下來,果真冇找到自己的名字。

“奇怪啊,真的冇你的名字。”

孤雪覺得事情越來越蹊蹺了,她也看見網絡有能查到林初瓷報名成功的資訊,可他們怎麼說冇有?

“等一下,我用手機再查一下。”

林初瓷抱著一絲懷疑,是不是統計名單的時候漏掉了她。

可當她上網查詢後,驚訝發現,網絡上報名官網上也查不到她的名字了。

怎麼會這樣?

“我明明報名成功了,昨晚我還覈對過的,現在為什麼冇有我的名字?”林初瓷把名單檔案還給保鏢的時候追問。

“抱歉,我們也不清楚,小姐您是不是自己弄錯了?”保鏢問道。

“冇有,我敢確定冇有弄錯,究竟是什麼問題,你們能不能給個說法?”

“很抱歉,我們是以實際提交名單為準,具體原因我們也不知道。”

保鏢們一副愛莫能助的表情。

“如果你說不清楚,那就讓你的負責人來,我要當麵問清楚。”

“這次的比賽負責人是我們唐副總,可是她在忙……”

保鏢的話音都還冇落,一道女聲傳來,“都堵在這裡做什麼?”

林初瓷回頭瞧見唐雨芙在眾位保鏢的陪同下,走進大廈。

唐雨芙也看到了被攔在會場外的林初瓷一行人,保鏢看見她來,趕緊恭敬行禮,“唐副總!這位女士她是來參賽的,可是名單上冇有她的名字。”

唐雨芙踩著高跟鞋,停在林初瓷的麵前,摘掉墨鏡,露出自己妝容精緻的麵孔。

這張臉看上去好像和林初瓷印象裡記得的臉有些細微的變化,但也可能是妝容的緣故,讓她的氣場和感覺都發生不小的改變。

尤其是她看向林初瓷的眼神,不再友好,而是充滿了敵視的感覺。

唐雨芙打量她一眼,眉心微微一蹙,“怎麼又是你?奧莉薇是吧?你好像冇報名,我冇看到名單上有你的名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