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藍嘉胤帶著兩樣物品,準備離開王宮,卻在王宮內遇到一個年輕女人。

“嘉胤哥,你回來啦!”

“嗯。”藍嘉胤反應淡淡。

衣著高雅得體的女人叫顏思霏,是藍嘉胤母後易木蓮的外甥女,也是易木蓮打算安排給藍嘉胤的妻子人選。

但藍嘉胤並不喜歡顏思霏,也不想接受這樣的包辦婚姻。

“今晚國家大劇院有演出,我這裡有兩張貴賓劵,想邀請你一起去看演出,好不好?”

“抱歉,我冇空,剛回國,有很多政務要處理,你約彆人去看吧!”

藍嘉胤直接拒絕,提步走出宮殿,顏思霏看著他遠去的背影,氣得跺腳。

為什麼總是拒絕她呢?

顏思霏深得易木蓮的喜愛,擁有自由進出王宮的權利,她總在想著各種辦法,想和藍嘉胤拉近距離。

但是藍嘉胤麵對她的時候,總是態度十分冷淡,讓她也冇有什麼好辦法,隻能去找自己的姨媽易木蓮。

她把剛纔的事告訴姨媽,易木蓮說道,“也不是什麼大事,他剛回來確實很忙,改天吧!”

“姨媽,我怎麼覺得嘉胤哥好像一點也不喜歡我,他對我很冷淡,可他先前卻為了一個救了他的女人,跑外國去,我很怕……”

顏思霏擔心藍嘉胤早就心有所屬,會愛上那個叫做阿麗莎的外國女人,說不定他們已經暗中在來往了吧?

“有什麼好擔心的,嘉胤的婚事會由我一手操辦,我讓他娶誰就娶誰,他最聽我的話的。現在你們都還年輕,再等等也不著急,而且,你要懂得給自己製造機會。我當年也是這樣當上王後的!”

易木蓮看著顏思霏,便會想起當年的自己,身為王子的藍傾墨對自己一點好感冇有。

藍傾墨在f國認識一位漂亮的華國女人,為了她放棄繼承權,想和她一起私奔到華國去。

可是,如果讓這種事發生,那麼現在也冇有她這個a國王後了。

所以說,她和她的弟弟易鋒城聯手采取行動,才成功的拆散了那兩人,纔有後來的她,順利嫁給藍傾墨,成為一國的王後。

所以說,幸福是要靠自己的智慧爭取來的,傻等是等不來的。

“我知道了,姨媽,我不會放棄的。”

顏思霏在她姨媽的點撥下,已經明白該怎麼做了,她得多多製造和藍嘉胤見麵的機會纔對。

藍嘉胤離開王宮後,帶上貼身的侍衛,安排人將東西送去鑒定機構。

大概一兩天時間,就能出結果,他們隻需要安靜的等待即可。

期間他也不忘關注e國那邊的形勢,他的手下們告訴他,林初瓷他們於當天對藍館采取了抓捕措施。

形勢緊張,不過,林初瓷他們是有利的一方。

*

e國,萊城。

抓住潘鬆陽之後,戰夜擎的人馬下一目標是抓淩驥毓。

淩南淩北被抓之後,他們有手下將訊息傳遞給淩驥毓,淩驥毓聽說戰夜擎他們的行動已經圍剿了藍館,深知目前形勢對自己極其不利。

“門主,直升機很快就到!”

“好!我要現在立刻出院。”

淩驥毓驚慌的收拾東西,後背的槍傷還冇好,但也隻能忍痛行動。

不過很快,他們發現醫院樓下有不少車輛開過來,發現動靜的手下及時報告,“門主,不好了,他們人馬已經來了!”

“趕緊走!”

淩驥毓拔掉輸液器,鞋子都冇顧得上穿,和手下們一起離開病房。

戰夜擎的手下,以修翼白龍傾羽多人牽頭,帶人手衝進醫院,從幾個入口一起上樓。

淩驥毓他們剛出走廊就碰見白龍他們幾人。

“淩驥毓在那!彆讓他逃了!”

白龍大喊一聲,手下們紛紛跟著他朝前麵衝。

淩驥毓見此方向行不通,隻能從另外一條通道後退上樓。

他的手下都有武器,及時開火,掩護他逃跑。

“砰砰砰……”

醫院走廊裡發生交火,有來往的病人家屬們嚇得四處逃竄。

白龍他們儘量不傷及無辜,躲避在門內,與對方打了起來。

淩驥毓找到機會,從安全通道逃往頂樓,與此同時,羅一門安排的直升機已經飛來,即將降落在醫院頂樓露台。

白龍打死兩名羅一門的手下,帶人追過去,等他們衝進安全通道,剛好遇到修翼他們人馬上來,眾人一起朝樓上追去。

露台上,直升機已經抵達,剩下的手下掩護著淩驥毓登機。

“門主!快登機!”

淩驥毓後背有傷,需要靠手下把他托舉上去。

等白龍修翼他們追來時,淩驥毓已經成功登上直升機,而且直升機也在緩緩上升中。

“砰砰砰……”

他們趕緊開槍,隻打中幾個正在攀軟梯的手下,但冇有打中淩驥毓。

其他的子彈都打在直升機的外殼等部位上,直升機轉向,朝外飛去。

“不能讓那老狐狸逃了!”

修翼不顧危險,以最快的速度衝上前去。

“修翼!”

白龍大喊一聲,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

在直升機快要離開天台邊緣時,及時抓住了直升機的降落支架。

直升機飛起來,很快將修翼帶得懸空飛起來。

白龍等人都滯留在天台,他及時的聯絡戰夜擎,向他彙報情況。

得知淩驥毓乘坐直升機逃亡,戰夜擎下令,“窮寇莫追!確保人員安全!”

“但修翼已經追去了……”

聽聞這話,戰夜擎也擔心起來,隻能讓人在路麵上跟蹤直升機的行蹤。

白龍帶著眾人迅速撤離天台,眾人從醫院裡衝出來,紛紛上車,開車從路麵去追直升機。

此時的直升機已經飛離城市上空,淩驥毓以為自己脫險了,倒在座位上大口大口的喘息。

後背的傷口又被扯開了,疼得鑽心,但也隻能咬牙堅持。

不管怎樣,他算是逃出來了,隻要留著青山在,還怕冇柴燒嗎?

但這種慶幸很快被打破,修翼從一側成功的翻上來,看到修翼冒出來時,淩驥毓大驚失色。

他下意識的伸腳去踢修翼的扒在邊緣的手,修翼被踢下去,淩驥毓才鬆口氣。

但冇過多久,修翼又翻了上來。

看見對方再次冒出頭來,他趕緊從口袋裡找武器,瞄準修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