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如蕓醒來,是被人用涼水潑醒的。

婚房裡麪站滿了人,所有人都對牀上的那對指指點點。

前世她嘗了一次冷水潑身的滋味,這一廻也要讓這對狗男女試一試!

孟如蕓嘴脣哆嗦,一臉懵懂,低頭看了一眼自己不著寸縷的身子才發出一聲尖叫。

這聲尖叫將醉酒的楚天瑞吵醒,他不耐煩地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