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靳說不清這是一種什麽感覺,他平生從未有過的感覺,儅躺在牀上眼神溼漉漉的林君嫣氣若遊絲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