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想到,龍城之內還有還有這樣強大功法氣力之人。”葉羅一邊找尋著這股氣息的位置,一邊在心中犯著嘀咕“這人到底會是誰呢……”

而就當他與葉淩天共同抵達葉展戰鬥場所的時候,眼前的一幕令他們二人很是震驚。

原來剛纔那麼強大的功法氣力是來自一個姑娘!

她到底是誰啊?

這時,葉展召喚出的三把“天刃十煌”完全被寧雨施展“劍決”所幻化出的萬千劍氣抵抗住。

“三把天刃十煌就這麼輕鬆地被她抵抗住,剛纔路過這裡的時候怎麼冇有發現他啊?”葉羅對身旁的葉淩天問道“剛纔你有發現她的身影嗎?”

葉淩天自然是不會發現後來之人,搖了搖頭,說道“不對,她是後來到龍城的,而且他應該是南龍省鎮南王歐陽家康的人。”

鎮南王歐陽家康?

“啊?鎮南王派來的人?那老傢夥瘋了嗎?我們葉家還冇有去找他算賬,自己卻主動在我們麵前開始玩火**?”葉羅不明所以地說道“這不科學啊。”

“哼,現在的局勢,誰知道呢。”葉淩天皺緊眉頭,心中略顯不安地說道“時局動盪不穩,原本已經鎖定了是我們葉家的勝利,在這段時間曾經的北境之王寧風出現之後,一切都在瞬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之前的盟友們紛紛倒戈相向。”

“寧風,你這男人還真的是太可怕了。”

說完話之後,葉淩天便釋放出自己的“敕聖神祈”之力,在手中祭出“五行敕聖術”的神劍“水行·大瀑流”。

隻見其揮舞右手之上的水行神劍向著前方的寧雨徑直猛衝過去,以求幫助葉展解圍。

“湮滅,大瀑流!”

這時在那把水行神劍的劍刃之上順勢迸發出陣陣蔚藍色的湍急水流,並且快速彙聚成一條湛藍水龍,嘴中發出強有力的嘶吼聲,向著眼前的寧雨猛烈衝擊而去。

在此瞬間,寧雨眼見水龍向著自己奔襲而來,這時的她不慌不忙地施展出“陽決·炎君破。”

隻見自身剛纔那幽藍色的“暮決”之力瞬間蛻變成為了火紅之色,同時在那把“曦月”之上頓時擴散出去一道鮮紅火焰。

火焰與水龍激烈的碰撞在一起,同時產生了巨大的爆炸。在此時刻,整個場地都被此爆炸瞬間掩蓋住,滾滾濃煙與巨大的衝擊同時出現。

片刻之後,一切恢複了平靜。

葉展緩緩站起身來,看著走到自己身邊的葉羅與葉淩天,輕咳兩聲之後,便極為氣憤地說道“你們倆是想要連我也一起炸死是嗎!”

看著眼前葉展一身的塵土,且是十分狼狽的模樣,葉落就忍不住的笑出了聲。

“哥啊,你這是怎麼了啊,怎麼這副衰樣子啊。”

“你還能笑得出來呢!”葉展瞪大著雙眼,對著葉淩天生氣地說道“葉淩天,你要是想他媽的殺了我你就直說,至於這麼拐彎抹角的嗎?!”

在一旁的寧雨聽到他們的對話之後,得知到出現的二人都是葉家的人。

“真是太巧了啊,既然都在這裡,省得我自己去找你們了。”寧雨在心中暗自興奮地說道。

而葉淩天這時也是注意到了眼前這個手持神刀“曦月”的女人

“神刀曦月?果然啊,她是鎮南王歐陽家康的人啊。”葉淩天還在為自己剛纔所分析的情況在沾沾自喜著,殊不知自己完全判斷錯了。

“什麼?鎮南王的人?她?”葉展有些震驚地對葉淩天說道“葉淩天,你什麼眼神啊?腦子也有不好使的時候啊。”

“嗯?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我說錯了嗎?”

你不僅是說錯了,而且是大錯特錯!

葉震語氣沉穩地對葉淩天還有葉羅說道“她叫寧雨,是,是北境的大將軍,寧風的親妹妹,並不是鎮南王歐陽家康的人。”

二人聽到葉展所說的話,頓時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剛纔聽見的話語。

“她,她是寧風的親妹妹?!可是,為什麼她會有鎮南王歐陽家康的神刀曦月啊,而且還會運用他的功法神決。”葉羅吃驚地說道。

“你們不必太過於驚訝,葉展說的都是真的,我的確是寧風的親妹妹寧雨。”寧雨對幾人說道“而你們三個,也正是我要找的仇人。”

仇人?我們都冇有見過你啊,你這女人莫非是腦子壞掉了吧,我們科室素未謀麵啊。

“嗬嗬?仇人,那你倒是說說我們三個跟你有什麼仇啊?”葉羅語氣不削地對寧雨說道。

“咳咳,葉羅,當年家主不是下令在天南城誅殺整個寧家嗎。”葉展對葉羅小聲輕聲說道。

“看來,是世仇啊,那她找我們也是理所應當的。”葉淩天隨機對寧雨問道“喂!那你更應該去找我們的父輩啊,他們也在這裡啊。”

“你們的父輩嗎?我哥寧風跟他們三個在一起呢,那邊用不著我出手,他給我的命令就是殺了你們三個。”寧雨對葉淩天說道。

什麼?!北境王寧風居然也在這裡?!難不成,北境的戰鬥結束了?八國輸了嗎?

一想到這裡,葉淩天便在瞬間覺得好似天塌下了一般,心境也在這個時刻崩碎瓦解。

沉默了片刻之後,葉淩天上前兩步,之後以自己十分犀利的眼神死死地盯著眼的寧雨,神態略顯冷酷,語氣低沉地對寧雨說道“寧雨是吧,我不管今天你來此地究竟是乾嘛的,報仇也好,還是阻止我們葉家的複仇也好,既然讓我們三人碰到,那你都必須把命留下了,還有你的哥哥,在你死之後,我想過不了多久,你們兄妹兩個就會在黃泉路上相遇了。”

“嗬嗬嗬,就憑你們三個慫包軟蛋啊,給我提鞋我都覺得不夠資格。”

這時,雙方都在死死地盯著彼此,刹那之間,寧雨和對方的葉家三人幾乎同時出手,朝向對方殺去。

四人在此刻展開了十分激烈的混戰,刀劍之前殺的是有來有回,毫不相讓,也是毫不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