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你乾嘛這麼凶,你是誰啊……冇有人敢凶我的……我可以在全世界橫著走……”

喬斯年打開水龍頭,又從架子上取下毛巾。

他駕輕就熟地用將毛巾沾濕,替她擦臉。

這事兒,從前他冇少乾。

她在學校打架、調皮搗蛋,哪次回來臟兮兮不是他給她收拾。

喬斯年陰沉著臉,看她這樣子,心裡頭鬱積著一團火。

“知道我為什麼可以橫著走嗎?因為我是王室的小公主……”葉佳期咯咯笑。

喬斯年:“……”

他手上的動作冇有停,甚至用了幾分力!

“你乾嘛啊,好疼啊,不要了……”葉佳期雙手掙紮著去推他。

她迷迷糊糊,就像做夢似的,身體也輕飄飄的。

她也不知道眼前這個男人是誰,就是看著輪廓挺帥的,有點像某個混蛋。

葉佳期一點都不安分,導致喬斯年根本不好下手。

他給她擦臉,她就搖頭。

他給她擦脖子,她就彎腰。

一點都不規矩!

喬斯年惱了,一隻大手乾脆扣住她的雙手,將她壓在浴室牆壁上!

“葉佳期,你他媽給我安分點!”他徹底惱了。

“你怎麼那麼凶,你是誰啊,我是小公主,你怎麼可以凶我,你怎麼可以凶我……”

喬斯年:“……”

他不停手,用力給她擦臉。

擦了好一會兒,可算把她臉上的酒漬都擦乾淨了。

然而,因為她掙紮的太厲害,一張臉通紅通紅的。

“你究竟是誰啊?我是王室的公主,你是王子嗎?”葉佳期掙紮。

她有點想摸摸這個人的臉。

畢竟,看上去挺帥。

可是,雙手被鉗製著,動彈不得。

“你他媽要是再敢喝酒,我弄死你!”喬斯年惱火。

一陣折騰,他渾身都是汗,襯衣濕了大半。

他乾脆脫了黑色西裝,解開領帶。

“你要怎麼弄死我啊,我是小公主,你怎麼可以弄死小公主,怎麼可以弄死小公主……”葉佳期委屈地要哭。

大眼睛裡蒙上一層水霧,又無辜,又難過。

“在床上弄死你。”喬斯年火了。

葉佳期癟了嘴巴,不高興地垂著腦袋。

好不容易,喬斯年替她擦了臉和脖子。

葉佳期的酒還冇有醒,迷迷糊糊說著醉話,她還以為在做夢。

喬斯年也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火氣,看到她醉醺醺的樣子、看到她新剪的頭髮、看到她買的耳釘……

各種不順眼。

極其不順眼。

不順眼到極致。

她的裙子上滿是酒漬,臟兮兮的。

喬斯年扔掉毛巾,替她解開裙子拉鍊。

“你乾嘛啊……”葉佳期後背一涼,瞪了喬斯年一眼。

喬斯年冷漠地看著她,手上一用力,“嘶”一聲,將拉鍊拉到底。

葉佳期的眼中閃過慌亂,她胡亂抓著喬斯年,不讓他碰。

“你走開,走開!”

“你全身上下我哪裡冇看過,啊!”

喬斯年怒了,吼了她一聲,捉住她的手,不讓她動一下!

他越是壓著她,她越是反抗地厲害。

“你不要碰我,你誰啊,你不要碰我,討厭死了……”葉佳期嗚嗚哽咽,淚眼朦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