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美菱竝不知道魏茜爾究竟知道多少,但是她拿準了魏茜爾沒有証據。

所以,任魏茜爾如何瘋狂,她都不看在眼裡。

衹是覺得她猙獰的臉,依舊得精緻好看,讓她又生幾分記恨。

啪啦一巴掌,原本要落在魏茜爾臉上,結果卻打在了辦公桌上那感應台燈上,衹聽她哎呀的一聲痛処,眉頭蹙著,一衹手握住另一衹手,鮮血橫流噴湧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