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在其樂融融中進行,墨承乾放下刀叉去了洗手間,魏茜爾看了眼繼續跟嬭嬭聊天。

駱美菱尋到洗手間,見著他在洗手,進來將洗手間的門鎖上。

墨承乾聽到了,邊用紙擦著手,看著鏡子裡的女人,冷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