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訢與墨亦澤一直都聽聞墨承乾是個寵妻無度的人,以前縂覺得這與平日冷漠不苟言笑的墨承乾不像,今日一見還是長見識了。

這妻寵的,簡直無法無天。

可在墨承浩和承逸眼裡,這已經算小兒科了,凡是遇到跟他老婆有關的事,白的都能被他說成黑的。

所以,他們不敢再吭聲,墨亦寒見著兒子也不好說什麽,縂不能爲了外人跟自己兒子過不去。

因此,喬訢也見老太太不吭聲,真是氣不過。